【影評】血的救贖?韓國驚悚電影《煉獄島》:福南之後,下一個揮起鐮刀的會是誰?

【影評】血的救贖?韓國驚悚電影《煉獄島》:福南之後,下一個揮起鐮刀的會是誰?

WOW 編劃重點

融合了「性別歧視」、「家庭暴力」、「城鄉差距」等等絕望的控訴,成為貫穿《煉獄島》(김복남 살인사건의 전말,另譯:金福南殺人事件始末)全片的核心主旨。

「慧媛啊,妳能帶我和女兒去首爾嗎?」

融合了「性別歧視」、「家庭暴力」、「城鄉差距」等等絕望的控訴,成為貫穿《煉獄島》(김복남 살인사건의 전말,另譯:金福南殺人事件始末)全片的核心主旨。故事從在大城市首爾開場,遭遇職場和生活雙重壓力的粉領鄭慧媛,選擇回到故鄉「無島」暫時喘息;但這座人煙稀少的孤島卻不是什麼世外桃源,而是充滿歧視、暴力、和性虐的封閉村落。故事的主角福南隱忍多年,本以為終於盼到救贖,哪知真正的煉獄才正要開始。先送上正式預告。

《煉獄島》正式預告

本片是張哲秀第一部單獨執導的劇情長片,並親自執筆改編劇本。師承名導金基德,張導的處女作選擇以爭議極大的獲獎劇本出發,呈現受壓迫的女子從隱忍到爆發的過程,出色的人物刻畫和情緒渲染,使電影在表面的屠村悲劇之下,滿溢出對聲張女權的呐喊。起初在韓國上映時褒貶不一,負面評價包含:敘事視角凌亂、過度強調暴力和性虐場面等等;但在入圍坎城競賽片、並獲得西方專業影評一致盛讚後,終於紅回國內,不但獲得富川奇幻影展最佳影片,還拿下大鐘獎最佳新導演獎。

※以下涉及劇透及性暴力描述,請斟酌閱覽

雖然原片名是以「金福南」為名,但如同前述,故事是以池成媛飾演的海媛在首爾的高壓生活開場,受環境所逼,慧媛用冷漠、偽善來包裝自己──如同這個城市其他大多女性一樣。她一方面尖酸刻薄地對待急需貸款的弱勢老婦人,轉頭又在警局裝作認不出當街凌虐少女的地痞;當人家直接威脅到生命安全,她選擇隱忍,但被關在廁所這件事卻讓她爆發,可惜卻錯怪了親切的後輩。

另一頭,徐令姬飾演的福南,自小就沒踏出過無島半步,島上男尊女卑的傳統觀念極重,女性生而低賤,不但丈夫經常拳腳相向、小叔任意性侵,連同為女性的姑婆也把她視為生育工具和勞動人力。福南忍氣吞聲兼顧家務與農活,把希望寄託在女兒小燕身上,期盼著童年好友慧媛總有一天能把母子倆接到首爾,在大都會展開全新的生活;但她並不知道:海媛也只不過是另一個活在大城市的福南。

福南殷切期盼的慧媛終於回來,但是帶回來的不是救贖而是拒絕。張導在這段過度劇情中,給了兩位女主角不少情慾暗示的場面,但福南終究無法從慧媛這裡獲得任何幫助,甚至連慧媛自己都差點淪為島上男性的洩慾工具,小燕也被丈夫當成禁臠。失望的福南選擇自行帶著小燕逃走卻遭到攔截,丈夫暴怒之下又是一頓毒打,更失手重傷了小燕,奄奄一息的小燕在福南懷中斷氣,全島上下卻沒有任何一人願意作證,就連親眼目睹的慧媛都選擇明哲保身──重蹈她先前在首爾的覆轍。小燕平白死去,福南的失望轉為徹底的絕望。

「我注視著太陽,它對我說話。」

故事從這裡翻轉,隱忍了卅多年的福南解開了束縛,用幹活的鐮刀把每個從不把她當人看的村民們一一解決,過去你們怎麼欺負人,現在報應如數奉還。由於過程殘忍,這邊就不一一詳述,總之,全島僅剩福南和那位癡呆的老大爺。慧媛在警員的協助下逃走,殊不知福南並沒有放棄,執拗的追到縣警局。兩人最後對峙的那場戲,對白間清楚交代了福南一直沒說出來、深藏了多年的情意。

童年的慧媛給過福南一吻,但在慧媛這邊不過是個玩笑,卻被從未得到過溫柔的福南當真記下了。從不間斷的簡短信箋,證明了福南不變的心意,但回到島上的慧媛,只把福南當成又窮又髒的親戚。到底福南是在什麼時候對慧媛動了殺機呢?就算慧拒絕為小燕的死作證,當晚福南還是出手相救,只是看著她的眼神中不再有炙熱的情誼;但是隔天福南接連斬殺小叔、丈夫、姑婆時,慧媛對待福南的態度就是見到殺人魔一般,絲毫沒有半點同理心,福南就明白兩人的友誼蕩然無存,慧媛就像其他人一樣站到了對立面。可即便如此,福南在縣警局密室找到慧媛後,還是靜待她醒來,濃濃的殺意下,似乎對慧媛還有那麼一點點期待。

­「慧媛啊,妳真是太不親切了。」

2018年5月19日,首爾光化門前聚集了超過三萬名女性示威者,舉著各式標語向執法檢警怒吼,起因是「弘益大學人體模特偷拍事件」──一名女模與心儀的男模一同工作時偷拍對方裸照,事後轉傳給朋友炫耀,輾轉幾手後被上傳到某宣揚極端女權的封閉社群。在男模發現並報警提告後,警方不到兩週就逮捕了包含當事女模在內的十二名涉案人,檢方則是火速起訴並主動向媒體公布相關人士個資;但對照約莫同期發生的「N號房事件」,檢警步調卻相對緩步甚至毫無進展,甚至在媒體搶先公開主嫌身分後,依舊以「偵查進度已經加速」為由,拒絕約談嫌疑人。遊行中最大的橫幅上印有「韓國公民不只男性,還有女性!」明白表達抗議公權力依受害者性別施以差異待遇。

即便女權運動風起雲湧,韓國女性的社會地位卻沒有相應提高,與韓劇中的光鮮亮麗正好相反,多數的女性還是處於受壓迫的階級。現實生活中,像《煉獄島》中的福南那樣,每天在柴米油鹽等家務中穿梭,卻不能和公婆丈夫同桌用餐的鄉村女性,依舊為數眾多;即便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女性,因為不成文歧視而無法順利就業、或在職場遭受不平等待遇的申訴,也比比皆是。根據OEC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在2018年對所屬36個會員國所做的人口普查,韓國女性就業率是排名在末段班的第30名;而在韓國人口結構中,受高等教育比例最高的族群,就是25至34歲女性,但是這個族群的就業率僅有同齡男性的一半,平均薪資水準更僅有三分之一。

《煉獄島》上映於2010年9月,但十年過去,社會上還是到處可見福南與慧媛;或許得真有某個福南舉起鎌刀殺光身邊所有人,大家才願意靜下心來從倖存的慧媛口中釐清事件的始末吧。

Recommend for you

延伸閱讀

Further Reading

Latest News

今日最新

Latest News
search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