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導演延尚昊談論 Netflix 影集《地獄公使》的構思,並透露已有第三部《屍速列車》電影的想法

韓國導演延尚昊談論 Netflix 影集《地獄公使》的構思,並透露已有第三部《屍速列車》電影的想法

WOW 編劃重點

Netflix影集《地獄公使》導演延尚昊接受採訪講述該劇劇本構思,同時也對《屍速列車》第三部發表了看法。

Netflix 最新一部來自韓國的類型戲劇是黑色科幻驚悚影集《地獄公使》,此劇的開場並沒有浪費時間,直接帶給我們令人震驚的動作場面。在開場的幾分鐘內,一群巨大、如波浪起伏般的地獄使者直搗首爾市的中心,將人群中其中一位「該死的」人折磨至死。

沒錯,那人是真的「該死」。這部影集設定在平行時空中,在那裡,天使會出現在犯下錯事的人面前,預告他們的死期將至。每當時辰已到,地獄使者便會在地球奔竄,為這些人帶來痛苦的死亡。這是根據劇中「新真理教」首領鄭晉守(劉亞仁 飾)告訴信徒的正義裁決。

《地獄公使》。
《地獄公使》。

《地獄公使》主創便是近年來以《屍速列車》系列風靡全球的導演延尚昊。2016 年由孔劉主演的《屍速列車》是韓國電影史上第一部以喪屍為題材的電影,上映後大受好評,並在全球創下 9 千 5 百多萬美元的票房紀錄,其動畫前傳《起源:首爾車站》也隨後發行。《地獄公使》的發行歷史也十分相似,此劇一開始為分為兩部份的動畫短片,後來衍生成於 Naver 平台上推出的網路漫畫,成為《地獄公使》影集最主要的改編素材來源。

《地獄公使》在上線的第一週,便成為了當週 Netflix 最受歡迎的非英語影集,日前延尚昊接受了外媒《綜藝報》的訪談,談論這部影集的起源及第二季的計畫,並向觀眾預告未來可能會有的《屍速列車》系列第三部電影的內容。以下是導演的訪談:

《屍速列車》。
《屍速列車》。

Q:告訴我們一點有關《地獄公使》從動畫到網路漫畫,再到真人影集的改編過程。

動畫短片是在 2002 年創作,而網路漫畫則是與共同主創崔圭石在 2 年前於 Naver 平台開始推出。在計畫與創作《地獄公使》動畫的過程中,我們確實有想過要拍真人影集。不過,當網路漫畫開始在平台上推出的時候,我正在拍攝《屍速列車:感染半島》。在網路漫畫推出之前,我們就只是聊過〔真人影集〕,但漫畫推出後,Netflix 就和我展開將其改編成真人影集的討論。

《地獄公使》網路漫畫。
《地獄公使》網路漫畫。

Q:《地獄公使》對善惡有著很有趣的思考。當中是否含有任何當地社會的論述在其中?而這對你有什麼共鳴?

當我和崔圭石在構思故事的過程中,是想要創造一個有非常超自然的事物會發生的世界,接著我們就想著,這個想像中的世界可能會發生什麼事。於是我們開始把能夠想到的點子都拿出來一起腦力激盪,並從中挑出幾個去想,『要如何在單一的故事中,把這些東西放在一起?』你在《地獄公使》裡看到的人物是非常實際的,他們就是你會在真實世界看到的人,但在此同時,我們希望能確保這個想像的世界中,不會讓人聯想到任何會發生在真實世界中的事物。所以我會說,我們是用這兩個方式來創造出一個逼真、有說服力的世界,幾乎可以與擬實的遊戲相比。

《地獄公使》。
《地獄公使》。

Q:這部影集有許多主角,而當故事進行到一半時,有個很明顯的時間跳躍,而之後的故事便由另一組主角的視角所帶領。你如此設計的用意是什麼呢?

當我們在處理這則故事時,我們打造了一個類似地獄的世界。而這個世界,是由一群無法忍受不確定性的人們所創造。我們想要表現的是,當每個人的信念與彼此互相衝突時,社會的樣貌會變得怎麼樣。為了能夠做出這點,我們要有許多有著不同信仰的人物。這是我之所以會想到用許多主角的原因。

《地獄公使》。
《地獄公使》。

Q:對於有人拿《魷魚遊戲》與《地獄公使》比較,無論他們是否有所誤解,導演對這件事的想法如何呢?兩部影集都在最近幾個月推出,而就我概略的看法,這兩部影集都以有趣的方式來觸碰道德議題。

我個人也很喜歡《魷魚遊戲》,而我感覺該劇當中的視野,作為一部類型戲劇來看,是非常相關的,而我也能從中拿出許多部分來比較。兩部影集都有各自的娛樂元素,至於兩部影集的重點是非常不一樣的。我認為《魷魚遊戲》真的能與許多人產生共鳴,而它的娛樂元素也是從童年遊戲提取出來的。而《地獄公使》也一樣,劇中有許多能與觀眾進行對話的成分。我認為這是這兩部影集之所以能夠取悅觀眾的原因。

《魷魚遊戲》。
《魷魚遊戲》。

Q:去年,我們看過許多高品質的韓國電視計畫能在國際間觸動人心。對於這現象背後,韓國影視走向類型節目的趨勢你有什麼看法?

文化的發展總是互相影響。當我更年輕的時候,在亞洲,香港電影以黑色電影及一些更媚俗的類型蔚為風潮,而在韓國也有許多人喜歡日本動畫。我還是孩子的時候,便深受這些來自韓國以外的偉大作品所影響,而我也深信是這些作品造就了今天我的創作者身份。至於韓國影視為什麼能受全球觀眾愛戴,我想是因為過去以來,人們對韓國影視作品的信心漸增,他們的信心一點一點、一層一層的累積,最後達到某一個程度,一觸即發,就變成現在的樣貌。我感覺像是我們在那個潮流當中。

Q:你剛才談到希望能將你的故事擴張成「延式宇宙」(Yeoniverse) 的世界觀。這有可能會是未來與 Netflix 合作的項目嗎?你對《地獄公使》第二季的計畫是什麼?

從我的方面來看,我非常享受與 Netflix 合作的過程,這是事實。他們不僅非常認同我的創意及看法,並也打造出讓我能夠專注在創作上的環境,不必去思考像是這部影集要如何推出、什麼時候推出等這類的發行問題。因為《地獄公使》是根據原創的網路漫畫改編,我的夥伴崔圭石和我決定之後的故事依然會先透過網路漫畫述說,至於我們會不會將其改編成另一部真人影集,那是我們需要進一步討論的事。你也知道,《地獄公使》第一季才剛推出不久,我們還沒有時間去跟 Netflix 討論這件事。我會說這是需要進一步討論的事。

《地獄公使》。

《地獄公使》。

Q:《屍速列車:感染半島》去年在韓國及全球上映。你有計畫要拍攝這系列的第三部真人電影,為這系列打造成三部曲嗎?

我認為殭屍片是非常傳統的類型,但在此同時,要依你想從中表現什麼而定,它可以是嶄新的命題。就我個人而言,我確實有些要怎麼在《感染半島》之後延續這系列的想法。至於我會不會將其改編成電影,我得說這確實是我想要做的,然而目前我仍忙於許多製作計畫,我想我必須整理一下這些想法,並專注在我必須製作的項目。我到現在一直都是個人創作者,但我在想,為了能實現我所有的創意想法,也許我必須要有更具系統化的方式。

《屍速列車:感染半島》。
《屍速列車:感染半島》。

Q:那將《屍速列車》,或其他相關作品改編成影集如何?這有可能發生嗎?

我有思考過許多方案,但我個人認為,以《屍速列車》系列而言,我會想要繼續以系列電影的形式推出。在韓國的影視環境,非常不適合以電視劇的方式推出像《屍速列車》這樣充滿視覺特效的作品,而且你知道的,我也必須繼續與最初發行這部電影的發行商合作。所以考慮到這些條件,我認為電影系列還是最可行的方式。

Q:所以具體來說,這會是《屍速列車》續集,還是同樣是在《屍速列車》及《感染半島》宇宙之中的電影?

我會這樣說,在這個宇宙中,這些電影都互相相關。《感染半島》是部末日後電影,並聚焦在飛車追逐。而我在想的故事是,在這之後,會更接近《屍速列車》,從很小、有限的空間展開,這是目前我心裡想的東西。所以要說類型的話,你可以說介於《屍速列車》與《感染半島》之間。

《屍速列車》。
《屍速列車》。

Recommend for you

延伸閱讀

Further Reading

Latest News

今日最新

Latest News
search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