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女的誘惑》:20 世紀初的文青 A 片、體驗行銷、與性感的想像力

《下女的誘惑》:20 世紀初的文青 A 片、體驗行銷、與性感的想像力

WOW 編劃重點

《下女的誘惑》(2016) 是部韓國的心理驚悚電影,由曾經獲得多項導演獎的朴贊郁所編劇與導演,改編自莎拉華特絲 (Sarah Waters) 在 2002 年出版的情色小說《荊棘...

下女的誘惑》(2016) 是部韓國的心理驚悚電影,由曾經獲得多項導演獎的朴贊郁所編劇與導演,改編自莎拉華特絲 (Sarah Waters) 在 2002 年出版的情色小說《荊棘之城》(Fingersmith),將原本在華特絲小說中的維多利亞時代場景,搬到韓國在二十世紀初期的日本殖民時代,以哥德式的恐怖氛圍,書寫一個精緻三幕的故事,由兩位女性角色的不同觀點,揭發一場騙局中的騙局,掌控中的掌控,以及直到最後的鹿死誰手。

《下女的誘惑》只有四位重要演員。一位是居住在韓國日式莊園且繼承鉅款的年輕日本女性和泉秀子(金珉禧 飾),她被囚禁在一位親日派的韓國男性手中,這位親日派中年男子是秀子的姨丈上月教明(趙震雄 飾),準備在秀子成年之後,娶她為妻。如此,不僅可以獲得年輕貌美的秀子,同時還能順勢將秀子的財產落入自己的口袋。

詐騙未成先動真情

不過,想要獲得巨額繼承者不只有上月,還有一位來自街頭的藤原伯爵(河正宇 飾)。這位帶著日本姓氏且自稱伯爵的男性,並非日本人也非貴族,而是位以擅長精工描繪並製作栩栩如生仿畫的街頭無賴,因為機靈聰慧且見多識廣,於是將自己包裝成日本貴族,混入上月在莊園中的精英朗讀會。

為了完成騙財計畫,藤原雇用一位單純可愛的扒手南淑熙(金泰梨 飾),擔任裡應外合的左右手,目標是讓莊園內的秀子小姐,愛上假日本人藤原先生,然後讓藤員先生帶著秀子遠走高飛。只是,糟糕的麻煩很快出現,因為下女淑熙都還沒引導秀子愛上藤原之前,自己就先愛上這位被囚禁在莊園之內的貌美善良日本女孩。

當淑熙來到莊園,住在莊園之內與秀子朝夕相處,對於這位莊園內的神秘女子,不僅日漸喜愛,還心生仰慕,尤其對於秀子識字與朗讀的能力感到欽佩。畢竟這是在二十世紀初期,世界上具有識字能力的女性仍舊不多,讀書還只是屬於貴族或是富有男性。

精英書生的 A 書朗讀

只是,淑熙不了解的是,秀子其實只是一枚棋子,是姨父展示特殊書籍收藏、特殊性慾癖好、滿足男性想像、以及同時經營書籍繪本買賣的 3D 影視工具。

姨丈每個月都會在書房舉辦朗讀盛會,到莊園參加朗讀晚會的來賓都是有錢有地位的男性,各種年齡都有,各個西裝筆挺,開著名貴轎車前來參與。

為了因應不同場次的朗誦讀物,上月先生會調整書房的裝潢擺設,創造出不同的劇場與視覺效果。每當朗誦會開始,秀子會坐在仿造舞台形式的榻榻米中央,兩側與背後有數個層次的日式門扉,配合朗誦的故事內容開啟或關閉,創造故事與場景的立體效果。

聲光享受與親身體驗

上月的書房可謂是 20 世紀初期的情色小電影,同時兼具聲光與特效。聲音來自朗讀情色小說的秀子,她以緩慢又充滿情緒的語言,挑逗著聆聽說書的每位紳士;影像有三個層次,第一層次是秀子的優雅與美色,第二層次,則是來自於秀子與假人偶的體位揣摩,第三層次,則是來自手控式的燈光明滅與閃爍。

不過,聲光享受還不夠稀奇,甚者,上月說書的電影組合,還包括實境體驗,讓聆聽說書的紳士們,不只可以由聲光刺激享受情色想像,更能由綑綁與鞭打感受SM的恐懼、疼痛與興奮。上月是位非常懂得如何透過顧客的體驗,讓顧客十足滿意之後,就容易行銷上月的珍貴藏書。

不過,再多的真實體驗,都不及於想像力所帶來的愉悅張力。無論是秀子在朗讀表演所提供的聲光視覺享受,或是鞭打綑綁所引發的肉體刺激,都遠不及無遠弗屆的想像力所能引發的情緒高漲。

想像力最性感

雖然同住一個屋簷下,上月熱衷情色書籍,卻始終沒有親自玷污秀子,因為延遲可以帶來喜悅、等待可以累積快感。上月反正遲早都要與秀子結婚,對於美麗秀子的慾望,當然要稍微忍耐,等待到最美好的新婚之夜。 

不過,秀子珍貴的新婚之夜,卻在騙子藤園的詭計之下,被偷竊擷取,讓上月無從實踐。於是,抓拿到藤園之後,就在上月神秘的地下室,圍繞在泡著福馬林的女性生殖器收藏品的小桌前面,上月一根一根閹割掉藤園的手指頭,並且要求藤園細說他與秀子的初夜。

不過,藤園現實中並未真正與秀子享有初夜,秀子曾經明白告訴藤園,對他沒有興趣,但是只要願意帶她遠離莊園,遺產可以平分。不過,即使未曾親眼目睹秀子的身體,也未曾由她的身體獲得愉悅,藤園也不願意在上月面前道出真相,而是將故事圍繞在初夜的周邊資訊,而不提供兩人共處的細節。

女人終究不屬於男人

不明究理的上月,只能由藤園提供的初夜述說,發揮自己的想像力,假設自己沉浸在初夜的歡愉。這次,不再是秀子,而是藤園的說書場景,上月於是透過對於說書文字的想像,創造高漲的渴望。不過,始終沒有說到重點的延遲感,無法滿足失去秀子的上月,於是,上月只能以真正的閹割脅迫藤園揭發故事的核心與高潮。這是一場男人間的權力爭奪戰,佔有獲得女性屈服委身與獻出財產的戰爭。

不過,故事最有趣的地方在於,當兩個男人在已經被破壞的地下室,互相在肉體與想像力彼此折磨之時,兩個熱戀中的女孩早已雙宿雙飛,帶著財產遠走上海。此時,兩個女人擁有彼此,取得財產,也獲得自由。

最後,那則曾經在秀子口述中的勉鈴故事,由文字與口述迸出現實,成為兩人的真實體驗。雖然,這則百合之愛的勉鈴故事,曾經刻在男性所擁有的書籍,屬於男性的想像,結果在故事結尾,卻受兩位女性所擁有。

最後的性慾與死亡

電影最後的畫面,交錯著男人的死亡與女性的性慾、男人的失去與女性的獲得。但是,或許是因為挑逗人心的畫面與盈滿女體的刺激,《下女的誘惑》還是受到一些「不過是由男性眼光拍攝女性主題」的評斷。

不過,如果就故事刻意鋪陳的象徵——男性的死亡與女性的自由——,男性視角的批評或許就有些多餘。倘若女性在觀看時,同樣也能獲得視覺的愉悅與享受,這部電影也就無關視角,而是種肉體的華麗呈現,以及成功的電影行銷。

Recommend for you

延伸閱讀

Further Reading

Latest News

今日最新

Latest News
search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