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放】末日預演!《Happiness毒樓》:在真愛面前,連喪屍病毒都要低頭?

【末放】末日預演!《Happiness毒樓》:在真愛面前,連喪屍病毒都要低頭?

WOW 編劃重點

《Happiness》以「狂人病」稱之的變種流行疫病,導致全社區封鎖管制,改變了所有人的日常生活。隨之的猜忌、獵巫情節,顯然是暗喻著肆虐真實世界的新冠疫情。

在年末韓劇一片「大作」「紀念作」的夾擊下,《Happiness毒樓》真的是一個很特別的存在。論劇種,兼具懸疑科幻要素,但內核卻是講深情倫理;論場面,擺明是喪屍末日題材,血腥獵奇場面卻很有節制;論劇情,你以為它是走輕薄短小的美式災難劇路線,但是裡面卻還是塞進滿滿的韓式人文主旋律。

因為是在海外同步上映──韓國國內為有線頻道tvN,海外是愛奇藝國際版,雖然是當日同步跟播,但海外版仍有部分刪減;當然因為各地電檢法規的不同,這樣的狀況不會是首例、往後也很難杜絕。儘管並不至於導致劇情不連貫,不過少了某些細節之後,多少會影響對整體劇情的完整認知。

《Happiness》朴炯植「老公力滿點」版預告

※以下涉及劇透及個人主觀論述,請斟酌閱覽

總體來說,與其把《Happiness毒樓》當成走溫情路線的類型劇,還不如說它是一部借用了末日災難包裝的浪漫愛情劇。其實單從原劇名「Happiness」的原意「幸福/順遂」來看(雖然也是劇中新建公寓社區的名稱),大概就不難理解了──每個人在成長期所憧憬的「幸福」,當步入社會,有了工作經歷核來自周遭環境的壓力,對「幸福」的定義又會有新的標準……劇中以「狂人病」稱之的變種流行疫病,導致全社區封鎖管制,改變了包含男女主角在內所有住戶的日常生活。隨之引發的猜忌、獵巫、囤積物資……等情節,顯然是暗喻著肆虐真實世界的新冠疫情。

大韓民國軍隊的伙食應該相當豐盛,才會導致屋哩炯植退伍都大半年了還是瘦不下來。

官方將中文劇名定為《毒樓》,或許多少有吸睛考量,但難免也讓部分觀眾有了錯誤期待,反而忽略了故事背後想陳述的內涵──所有人對「幸福」的定義不同,追求的目標與途徑也不同;儘管最後殊途同歸,可也不是每個人都能進入真正的幸福。雖然劇情表面還是追著狂人病的擴散、遏止、疫苗開發等類型劇的標準流程在走,但是實質的主線一直都是幸福,每一集也都在講述各個角色對於幸福的理解和想望。

官方將中文劇名定為《毒樓》,或許多少有吸睛考量,但難免也讓部分觀眾有了錯誤期待,反而忽略了故事背後想陳述的內涵──所有人對「幸福」的定義不同,追求的目標與途徑也不同;儘管最後殊途同歸,可也不是每個人都能進入真正的幸福。雖然劇情表面還是追著狂人病的擴散、遏止、疫苗開發等類型劇的標準流程在走,但是實質的主線一直都是幸福,每一集也都在講述各個角色對於幸福的理解和想望。

在主線「幸福」的大前提下,我們可以看到主創真正想表達的是:幸福的相反不是受苦、也不是達不到幸福的目標,而是「自私」。為什麼有的人吃了偽藥不會馬上發病?為什麼有的人被感染了不會發病?為什麼有的人發了病很快就會壓抑住症狀?這一切的解答都歸源到同一個點上:如果你不自私,如果你愛別人勝過愛自己,那麼你就不會變成失去理智、見人就咬的喪屍;反之,如果你事事都只計較自己的得失、只在乎自己的死活,那麼就算你沒有被感染,你依舊活得像個行屍走肉。

韓孝周在劇中是特警部隊菁英,不過大多數時間都在反覆的隔離、檢疫中度過,大展身手的機率少之又少

坦白講,這種「愛能戰勝一切疾病」的內核思想不怎麼符合科學,甚至說是「反智」也不為過。但換個角度看,這種思想不就是現今這個社會所需要的?整體的防疫手段,除了打疫苗、擴大檢測、封鎖國境這些外在的壓制,還有什麼辦法比每個人都多為他人著想,加強消毒和防護,減少生活中那些自私自利的行為來的更有效?

《Happiness毒樓》表面故事的格局不怎麼大,十二集的量體也很小,真正的危機還直到第五集末段前才突然展開,或許因為這樣,才致使它的收視率和評價都只在中上水準。不過往深層看,主創的原始立意卻是既深邃又高遠。在這個不知何時才會看到盡頭的疫情時代,疫苗及新藥的研發效率根本不可能跟上病毒的突變速度,如果每個人都還是只望著自己的幸福,忽略了身為社會公民的群體責任,那麼就算你要的幸福到手了,又得逍遙得意多久?

Recommend for you

延伸閱讀

Further Reading

Latest News

今日最新

Latest News
search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