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箱】《解讀惡之心的人們》金南佶 × 陳善圭 × 金素真:在名為罪惡的土壤上開出善良之花

【開箱】《解讀惡之心的人們》金南佶 × 陳善圭 × 金素真:在名為罪惡的土壤上開出善良之花

WOW 編劃重點

金南佶在《解讀惡之心的人們》中,飾演一位致力成為犯罪側寫師的刑警,試圖從犯罪者的行為模式與心理狀態中找出關鍵,防止下一樁慘案的發生。

「犯罪側寫師不是像警察的心理學家,而是像心理學家的警察。」

是說,屋哩金演員南佶si,終於願意回到正經嚴肅的路線了。在 Wavve 出資、Studio S 製作、SBS 特地空出金土劇時段、愛奇藝同步跟播的《解讀惡之心的人們》中,飾演一位致力成為犯罪側寫師的刑警,試圖從犯罪者的行為模式與心理狀態中找出關鍵,防止下一樁慘案的發生。

《解讀惡之心的人們》正式預告



本劇是改編自韓國第一代犯罪側寫師權日勇口述、作家高納穆執筆的自傳體小說《追逐怪物的人》(악의 마음을 읽는 자들),由《結過一次了》、《觸及真心》的導演朴寶藍執導,新人編劇薛伊娜主筆。這對非正統警匪推理劇出身的主創組合,聯手呈現出不同於常規懸疑類型的新穎體驗。就前兩集的收視表現 6.2 %/7.5 % 來看,週末黃金時段的觀眾顯然相當買單,很快就超越了前檔《現正分手中》的結局數字。

關於本劇的更多背景資訊,請參閱「【開播前必讀指南】《讀懂惡之心的人們》3大精彩看點預測!

※以下內容包含劇透及個人主觀陳述,請斟酌閱覽
愛奇藝國際站有同步跟播,所以就不用跨區上Wavve啃生肉了。
愛奇藝國際站有同步跟播,所以就不用跨區上Wavve啃生肉了。


由於是基於真人實事的改編作品,劇中涉及真實刑案的人事地物等資訊,都做了必要的更動以保護當事人。主角宋河英(金南佶 飾)童年時曾不幸溺水,意外發現了一具女性遺骸;這段經歷導致他產生心理創傷,無法正常的回應及表達情感,但也造就他超乎常人的敏銳觀察力,能感知並記下所見所聞的細節,並且更加在乎旁人的情緒反應。

(金南佶飾演的刑警「宋河英」,看似冷漠,其實內心充滿豐富情感。)
金南佶飾演的刑警「宋河英」,看似冷漠,其實內心充滿豐富情感。


故事背景設定在韓國舉辦完漢城奧運後,卻面臨金融危機的上世紀九零年代末期。整個國家從政治、經濟、到社會的各個層面,都正在經歷重大的變革轉型,警方的辦案方式同樣也需要新的革命。首爾警察廳的國榮秀組長(陳善圭 飾)極力向上司鼓吹成立新的「犯罪行動分析組」,也就是引進美國 FBI 行之有年的犯罪側寫 (offender profiling) 調查準則,儘管上層興趣缺缺,但榮秀始終不放棄,因為他心目中已經有了最佳培訓人選,也就是時任基層刑警的河英。

(陳善圭飾演的分析官「國榮秀」,努力鼓吹犯罪側寫的必要性。)
陳善圭飾演的分析官「國榮秀」,努力鼓吹犯罪側寫的必要性。


河英所屬的東部警署,正在經辦被稱為「紅帽子事件」的連續入室強暴案,儘管出動大量人力盯梢埋伏,卻始終一無所獲,只是逮到零星的模仿犯。一樁突發的殺人事件,讓案情出現變化;被勒斃的孕婦還遭脫光衣物,交往中的男友又交代不出不在場行蹤,當然被視為頭號嫌犯。河英對組長的一口認定持反對意見,理由當然不是因為與疑犯是高中同窗,而是現場有諸多疑點;可惜當年各種科學辦案手法未臻完善,急欲結案的組長以慣用的刑求手段取得認罪口供,疑犯遭判十二年重刑入獄。

(河英與國秀的努力,其實就像在走一條前人從未發現的新道路。)
河英與國秀的努力,其實就像在走一條前人從未發現的新道路。


時隔將近一年,另一樁被害型態類似的兇案再度發生,河英重新抽絲剝繭,甚至不惜借助已經入獄的紅帽子,透過訪談所得的情境類比,建立出疑犯的可能背景。正當針對轄區內可能的犯案人口一一比對再度毫無所獲時,一名當場被逮的竊盜犯引起了河英的注意,透過偵訊技巧及跡證比對,終於確認連續兩樁殺人案的真兇。翻案結果當然引來輿論一片譁然,紛紛聲討警方屈打成招、以及找上服刑人協助辦案的種種不正當手段。榮秀卻從中找到著力點,順勢說服高層首肯,由他和河英組成的犯罪行動分析組就此成立。

(金素真飾演的「尹泰久」組長,將在下週登場,預計將成為河英的現場眼目。)
金素真飾演的「尹泰久」組長,將在下週登場,預計將成為河英的現場眼目。

以敘述節奏和運鏡剪輯來看,《解讀惡之心的人們》的前兩集並不出奇,和近年推陳出新、頻下重手的刑偵推理類型韓劇相比,可以說是相當淡而無味。不過這套故事原本就不在強調驚悚的犯罪手法,而是深入探究科學蒐證與心理研究的重要性。事實上,就現代的犯罪調查學中,「犯罪側寫」已經被視為是繼「線索研究」、「罪案解析」之後的第三波革新浪潮。藉由分析罪案本質、以及行兇手法,從定位出嫌犯身分背景。由於罪犯在作案前、中、後都會有一定的行為模式,從這些選擇、習性交叉可以判斷出犯案者的人格組成;將這些細節資訊整合進現場採集的實體跡證,再比對已知的性格類型及心理異常等症狀,足以建構出更清晰的犯案者側寫。

(本劇前期海報,主角正走在彷彿指紋紋路的階梯邊緣,象徵建立新制度的如履薄冰。)
本劇前期海報,主角正走在彷彿指紋紋路的階梯邊緣,象徵建立新制度的如履薄冰。

這些事情由現代的我們來看似乎是理所當然,但是建立起相關的制度和應用卻非一蹴可及。美國 FBI 雖然從上世紀七零年代起就有相關單位,但是真正發展到具備足夠規模的人力資源、數據資料、以及成熟的學術理論及實務技巧,卻是即將進入廿一世紀的時候了。說到底,犯罪側寫其實更像是一種有大數據庫為背景的心理分析,只是這些數據分析是建立在許多連環罪犯的行為模式與心理狀態上;換言之,是藉著那些已經犧牲的被害人,從而防止再出現新的受害者。這就像在充滿罪惡的土壤上灑下種子,期待未來能開出美麗的善良花朵。

 (劇中榮秀送給河英的技術書籍,正是由一手建立FBI犯罪側寫制度的約翰道格拉斯(JohnDouglas)及馬克歐夏克(Mark Olshaker)的半自傳小說,也是美劇《破案神探》(Mindhunter)的改編來源。)
劇中榮秀送給河英的技術書籍,正是由一手建立 FBI 犯罪側寫制度的約翰道格拉斯 (JohnDouglas) 及馬克歐夏克 (Mark Olshaker) 的半自傳小說,也是美劇《破案神探》(Mindhunter) 的改編來源。

預計播出十二集的《解讀惡之心的人們》,看樣子並不打算營造劇情上的刺激起伏來吸引觀眾,而是突現科學辦案的必要性,以及各種犯罪意識正充斥在我們的生活周遭。即便我們無法成為像河英那樣觀察入微的分析高手,也該試著付出更多共情共感的同理心,一方面理解現代偵防技巧的成形不易,二方面也能減少暴力衝突事件的發生。如果《解讀惡之心的人們》能為推理類型走出一條不需要倚靠驚悚手法的新路徑,或許日後我們也能看到更多不同以往的新思維警匪犯罪劇。

Recommend for you

延伸閱讀

Further Reading

Instagram

Instagram

Latest News

今日最新

Latest News
search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