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少年法庭》裡的案件原型,真實故事比戲劇更令人不寒而慄!

【專題】《少年法庭》裡的案件原型,真實故事比戲劇更令人不寒而慄!

WOW 編劃重點

《少年法庭》以探究簡稱「少年法」的未成年保護法為主題,上架以來在全球七十多個分區中都衝上熱播前十,累計點閱次數已經來到韓劇部門的第七名。

Netflix 的原創韓劇不斷有出人意表的新題材,最新的《少年法庭》以探究簡稱「少年法」的未成年保護法為主題,上架以來在全球七十多個分區中都衝上熱播前十,累計點閱次數已經來到韓劇部門的第七名。本劇之所以如此受歡迎,除了大滿貫影后金憓秀為首的卡司演技精湛以外,劇中寫實描述未成年罪犯的殘忍手段及冷血心理,在在令觀眾不寒而慄,同時也不禁反思:大人們基於保護心理而制定的司法保護,對這些心理異常早熟的少年犯來說,是否反而成了他們的脫罪機制?

《少年法庭》前導預告

金憓秀飾演的沈恩錫法官有一句經典台詞:

「我對未成年罪犯厭惡至極!」

儘管是源自劇中角色的人設背景,但在理解真實案例的來龍去脈之後,想必各物也會感同身受。事實上在韓國當地,仗著未成年身分在「少年法」保護條件下為非作歹的案例,並不如我們想像中的那麼少見。《少年法庭》中呈現的六個案件,其中有五例都是改編自真實案例。

提案企劃的崔恆墉導演,是參考了「仁川八歲女童分屍案」;接手影集版劇本的新人編劇金民碩,與導演洪鍾燦討論後,又加入了「淑明女高雙胞胎姊妹模擬考作弊案」、「國中生無照撞死大學生」、「龍仁公寓丟磚殺人事件」以及「仁川女中集體性侵事件」等四件轟動一時的案件。以下就為大家概略敘述這五樁案件的是末。

※以下內容包含成人議題、劇透、以及個人主觀陳述,請斟酌閱覽

仁川八歲女童分屍案

《少年法庭》影集頭兩集的男童分屍案,真實案例是 2017 年發生的「仁川八歲女童分屍事件」。當時均未滿十八歲的金某、朴某兩位少女,透過聊天軟體認識後,以「外出打獵」為代號預謀犯案,由朴某策畫、金某執行,在金某住家附近公園隨機尋找目標,被挑中的「獵物」是一名年僅八歲的女童。金某以「提供手機玩遊戲」為由,將女童騙到家中,再以充電線將其勒斃,並以菜刀及水果刀分屍。做案過程中,兩人持續以聊天軟體交換訊息;朴某指定要「漂亮的手指」,金某將大部分遺體丟棄在社區的廚餘回收站後,便帶著女童手指搭車從仁川前往首爾「面交」。

由於犯案手法粗糙且破洞百出,警方很快就鎖定行蹤可疑的金某,其後從手機聊天紀錄追查出朴某,才得以揭開這樁殘忍案件的全貌。兩名少女到案後全無悔意,偵訊、審理過程中不斷出言挑釁檢警及法官,儘管兩人已過少年法明定的保護下現十四歲但仍未成年,故最高只能判處廿年徒刑,且可在刑期過半後申請假釋。最終動手殺人分屍的金某判處廿年、幕後教唆的朴某判處十三年。

淑明女高雙胞胎姊妹模擬考作弊案

在《少年法庭》第六集進行審理的高中模擬考考題流出案,真實案例是 2018 年發生的「淑明女高雙胞胎姊妹模擬考作弊案」。姊妹兩人入學後第一次模擬考成績,分別是全校排名第五十九、一百廿一名;但高一下學期的第二次模擬考,成績卻直線上升到第二與第五名;高二上第一次模擬考,兩人直接衝上文組與理組的個別第一。由於姊妹的父親為該校的教務主任,以淑明女高如此知名的私校,此等疑似洩題弊案自然引起其他學生家長的不滿,於是聯名請願要求檢警調查。

起先校方及教務主任全面否認,但警方在姊妹書房內搜出標明試卷題號及對應答案的便條紙,加上雙胞胎的答題卷有多題都是跳過解題過程、直接寫下正確答案;甚至其中有一題已經由出題老師修正,兩人卻同樣寫下試卷修正前的解答;中多巧合不證自明,父親及雙胞胎依舊矢口否認。庭審時,雙胞胎對旁聽席上的記者比中指,遭法官訓斥時卻當庭咆哮、揚言要殺死記者;事後才由辯護律師陪同,向當事記者道歉。儘管輿論譁然,本案最後卻無法作出有罪裁決,父親雖因瀆職遭辭退,兩姊妹卻無任何處分。

國中生無照撞死大學生

第八集中那起車禍肇事案件,劇中的呈現其實遠不如真實事件的震撼力。真實案例是 2020 年發生的「國中生無照撞死大學生」案,八名國二生因為玩遊戲打賭,聯手偷走租車行的小轎車,無照上路從首爾開向大田,途中被巡邏警車查出是失竊贓車展開追捕,追逐中贓車失控撞上一名送外賣的打工大一生,造成該生當場死亡。

贓車上的六男二女全部未滿十四歲,動手偷車前就已經知道會被少年法保護──其中數人有偷竊、傷害前科,但都基於少年法而輕判甚至無罪。八人在犯後並無悔意,不但在案發現場抽菸自拍,被拘捕至警局後依舊談笑自若拍照打卡。行徑遭媒體揭露後,引起社會一片譁然。本案目前尚在二審階段,死者母親要求的道歉及賠償,至今未獲罪犯家屬回應。

龍仁公寓丟磚殺人事件

三名孩童出於好奇往樓下丟磚,造成兩名成人一死一傷,劇中將這樁案件設計為沈法官失去兒子的重點事件。本案的真實案例,是 2015 年發生的「龍仁公寓丟磚殺人事件」,當時造成一名五十五歲的朴姓婦人當場死亡,另一名念二十九歲的朴姓男子頭部重傷,犯案人是三名男童,其中一名十一歲、兩名九歲。他們想知道被棄置在頂樓天台的水泥磚「如果掉下去會不會碎掉?」,於是便從十八樓樓頂將水泥磚往下丟,正巧砸中正在樓下為街貓搭建擋雨棚的朴女與朴男。

由於三名犯嫌都是心智尚未成熟的孩童,家長也在輿論壓力下與受害家屬達成和解,最終九歲的兩人以不起訴結案,較年長的十一歲男童則是以「過失致死罪」給予最低的一級處分,送進少年院管束六個月。

仁川女中集體性侵事件

劇中的最後一個案件是集體性侵女網友案,真實案例是 2018 年發生的「仁川女中集體性侵事件」。加害者是兩名十三歲的國中生,受害者則是與兩人從國小起就同校的同齡女學生。加害者其中一人先行將受害人騙往學校附近的日間照護機構,將她拖進廁所性侵;之後食髓知味多次性侵,甚至招來同學輪姦。受害者在持續被侵犯近五個月後,因身心俱疲而上吊身亡,犯行才因此曝光。

在警方偵訊過程中,兩名犯嫌均聲稱受害人出於自願;但根據調查,兩人犯案後還將過程及照片傳給其他同學,導致受害人不斷收到他人的騷擾簡訊和網路留言,才會導致身心嚴重受創。但兩人皆未滿十四歲,依據少年法即便給予十級處分,也只需要進入少年院管束兩年。本案也是青瓦台請願網站上,最快突破百萬人連署要求重修少年法的重要案件。

以上就是《少年法庭》中五樁改編案件的真實原型,相信看到這裡,大家在相當氣憤之餘,也不免帶著一絲悲傷吧?本劇結尾前,第一樁分屍案中被輕判的教唆犯又回到了法庭,兇惡表情及輕蔑眼神更勝以往。有人以為這是在為續訂第二季鋪路,但深究起來,少年犯再犯的比例如此之高,身為成年群體的我們,如果不能及時建構出一個更完備的家庭/學校/社會共同教育環境,再多的救濟措施/補救方法/司法制度,恐怕也是枉然。

Recommend for you

延伸閱讀

Further Reading

Latest News

今日最新

Latest News
search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