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箱】Apple TV+訂製劇《柏青哥》:歷史背叛了他們,但他們從未放棄

【開箱】Apple TV+訂製劇《柏青哥》:歷史背叛了他們,但他們從未放棄

WOW 編劃重點

《柏青哥》作家李珉貞耗費了將近三十年構思和蒐集資料,才得以完成這個故事,並刻畫出不同世代移民的心路歷程,堪稱獻給所有異鄉子民的動人詩篇。

本來一直覺得 Apple TV+ 的韓劇 line 有點乏善可陳,自從官宣要翻拍長篇小說《柏青哥》,當時只覺得至少有部鉅作能撐著。3/25 釋出之後,迫不及待看完了架上的前三集,感想是:果然是國際平台花了大錢的製作,畫風色調、運鏡剪輯、音效配樂……真的無一不美,原著小說裡蘊含的史詩氣勢也有好好的忠實還原。

《柏青哥》正式預告

《柏青哥》小說是以二十世紀初出生在韓國釜山小漁村的平凡少女善慈為第一主角,從她一生漂泊、輾轉於日本殖民時期的朝鮮、二戰前後的大阪、經濟高度成場的東京……分為「故鄉/祖國/柏青哥」三大段落,透過善慈與兄嫂及兒孫一家四代的際遇,描繪出移民在異地生存的心路歷程。

《柏青哥》作家李珉貞耗費了將近三十年構思和蒐集資料,並在東京、橫濱等地訪問了在日朝鮮人家族,才得以完成這個故事。書名「柏青哥」是日本當地特有的小鋼珠賭博遊戲機台,也是在日朝鮮人用來掌握社會地位與金錢的灰色產業。故事刻畫出不同世代移民的心路歷程,堪稱獻給所有異鄉子民的動人詩篇。

《柏青哥》繁體中文版由蘇雅薇翻譯、蓋亞出版。

影集版劇本由《末日光明》 (See) 、《穹頂之下》 (Under the Dome) 的編劇秀休 (Soo Hugh) 主筆,將原著超過三十萬字的內容,改編成八集的劇情。導演是《構築心方向》 (Columbus) 、《向楊說再見》 (After Yang) 的郭共達,以及《致命陷阱》 (Deception) 、《兩兄弟》 (Jack & Bobby) 的全智泰,兩位共同負責分隔四地的三個製作小組。

主演卡司有飾演主角善慈年老時期的尹汝貞、少女時期的金敏荷;善慈初戀情人、靠黑市擺賣起家的高漢水,是韓流天王李敏鎬;善慈的孫子白所羅門,是能說一口流利英、日、韓三國語言的美籍韓裔演員河鎮;善慈的嫂嫂景喜,年輕時期由鄭恩彩擔綱;善慈的兒子、也是柏青哥店老闆白摩西,是美籍日裔的荒井創二;善慈的牧師丈夫白以撒,則是新人盧相鉉。配角群還有:南果步、澤井杏奈、山本麻里、鄭雄仁、馬丁馬丁尼茲 (Martin Martinez) 、以及吉米辛普森 (Jimmi Simpson) 等一種實力演員。

※以下內容包含劇透及個人主觀陳述,請斟酌閱覽

影集版劇情採雙線敘事,善慈年輕時期與孫輩所羅門兩個不同時代雙線並進。

與原著小說順著時代平鋪直敘的手法不同,影集開場就是雙線敘事,一條線是 1915 年日據時期的釜山影島,另一條則是 1989 年日本泡沫經濟尾聲的紐約與東京。藉由跨代的時空變換,把善慈一家四代代跨越兩大洲、將近一世紀的悲歡離合,對照在時代浪潮的持續推動下,不停的輾轉漂泊艱難求生。

善慈這一家人,每一代都有自己的掙扎──善慈小時候的朝鮮半島,困苦清貧的生活裡,即使想安穩生活,逡巡在街道市場的日本警察和士兵,凸顯了殖民地百姓的不平等待遇,稍有出軌言詞就會遭到逮捕及毆打。所羅門這一輩身處承平時期,活得光鮮亮麗,經手的併購交易動輒美金數十億,當他為了志在必得的購地案飛往東京時,適逢裕仁天皇病逝;裕仁在位的昭和時期,日本對外發動了多次戰爭,包含侵華戰爭和太平洋戰爭,也在美國監管下經歷了戰後的經濟飛躍成長。東亞近代史上這些大事看似與善慈一家無關,其實都牽動著這個家族的生與死、離散與牽掛、漂泊與孤獨、甚至抗爭與沉默。

李敏鎬飾演的高漢水,是改變善慈一生的關鍵人物,帶有帥氣且迷人的神祕危險氣質。

雙線敘事的好處是畫面及場景的轉換,可以隨小事件的推進很自然地跳轉,以平行方式呈現在觀眾眼前。隨著兩個時代的細節碎片不斷堆疊,也讓觀眾從故事的手尾兩端,逐漸仔腦海裡建構起善慈這一生的跌宕起伏。我們可以看到她晚年在大阪的別墅式豪宅,寬敞明亮且應有盡有;下個瞬間又跳轉到影島偏遠角落的簡陋旅宿,可以想見她這一生該是經歷過多少困苦辛酸,才得以有現在的富裕生活。

但是就像小說裡的筆調一樣,影集也沒有放進太多慷慨激昂的反戰、反殖民控訴,反而選擇以平淡語調和細微事件,來陳述那些本來都被放進心裡的感慨。比方有一場所羅門帶著善慈奶奶拜訪韓裔釘子戶,肩負說客大任的善慈,卻因為一碗來自故鄉的白米飯潸然落淚,渾然不覺的所羅門卻依舊振振有詞。上一代的旅斯鄉愁、新一輩的身分認同,其實沒有誰對誰錯的絕對值,都是在陌生環境、種族敵意、經濟和學歷的歧視……即便是同一家人,代際之間的鴻溝也成了交流障礙。

儘管主創團隊及演員陣容多為韓裔,但《柏青哥》的整體風格更貼近美劇。

嫂子景喜的過世,加上東京之旅的感觸,讓善慈決定帶著骨灰盒回故鄉安放。儘管她想見的人早已不在,但記憶中故里的聲聲呼喚,其實從沒停歇過,只是她到這時才清晰聽明。觀眾藉由一段段回憶片段的累加,知道了善慈曾懷了漢水的孩子,但漢水早有家室;善慈本想遠走他鄉不給家裡添亂,適逢病中寄居旅宿的牧師以撒,以撒主動示好、願意接納善慈,決定帶著她前往大阪宣教。

前三集值得注意的除了劇情進展、製作品質、及演員表現之外,多元語言的呈現也是一大看點。善慈年輕時在影島和所有當地人一樣,說著腔調濃重的釜山腔方言,漢水脫口而出的標準韓語顯得格格不入;所羅門和同事以流利英雄溝痛。回到家裡和父親摩西及後母悅子用日語對談無礙,但是和奶奶講韓語的時候就補怎麼輪轉了。語言是一種當面溝通的工具,說出口之前必須在大腦內的語言區建構語句用詞和正確文法,每更換一種語言,從邏輯排列到文化思路都得整個轉換,在影像化呈現時,很容易構成觀眾進入劇情的門檻。李珉貞的原著是以英語為主,角色轉換使用語言時可以附加註解讓讀者理解;同為韓裔的編劇和兩位導演,在處理這類場次時不僅得發揮同為韓裔的經驗,也非常依賴演員表現,這時就不得不稱讚影集版選角十分得宜。

善慈一家上下四代的故事,其實也是大時代中許多異鄉移民的生涯縮影。

劇中摩西在教導學徒安吉羅關於釘師(調整機台內鋼釘角度以決定鋼珠落點的專業技師)訣竅時曾這樣說:

「打柏青哥的時候,客人都以為是手中的轉輪操縱著鋼珠的落向。但其實不是,早在鋼珠打出去之前,一切就決定了。會不會中獎,從來不是由客人決定。」

雖然摩西講的是經營柏青哥的商業手法,但也不也是在暗喻著人生──在時代洪流中,我們都像是被丟進機台的小鋼珠,你從來左右不了自己的去向,只能默默接受重力的安排和鋼釘的帶動,朝著那個早已決定的落點奔去。即便如此,善慈、摩西、所羅門或許不會走到他們心所嚮往的的完美終局,但卻從不放棄或隨波逐流。命運也許無法被逆轉,但生活卻永遠得繼續,要活得貧乏或豐盛,端看自己的選擇。

Recommend for you

延伸閱讀

Further Reading

Latest News

今日最新

Latest News
search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