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回顧】靈異驚悚韓劇《謗法》:人心之惡,遠比怪力亂神更駭人!

【經典回顧】靈異驚悚韓劇《謗法》:人心之惡,遠比怪力亂神更駭人!

WOW 編劃重點

以一部中等規格的靈異驚悚題材來看,《謗法》這套劇本有很多出人意料的破格設定,加上主要演員們各具魅力的賣力演出,當年在播出時就曾帶起一波轟動話題。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受到 TVING 的新劇《豬玀之王》帶動,同為延尚昊導演執筆劇本的《謗法》(방법/The Cursed)在 Netflix 的點播率又衝了上來。以一部中等規格的靈異驚悚題材來看,《謗法》這套劇本有很多出人意料的破格設定,加上主要演員們各具魅力的賣力演出,當年在播出時就曾帶起一波轟動話題。

《謗法》正式預告

《謗法》這個劇名出自佛教大乘經典,是「誹謗正法」的略稱,又稱「斷法/破法」,原意是指那些拒絕甚至詆毀佛法正道的言行。延導將其引申、並與韓國傳統信仰中的薩滿巫道(跳大神)結合,虛構出「謗法師」這種以降乩驅邪為主業的道術。而與傳統道術對抗的並非不同體系的法術,而是網路世代衍生出的社群軟體 (SNS) ,構成一個介於虛幻與寫實之間、似假還真的迷離世界觀。

《地獄公使》不但與《謗法》系出同門,背面主旨也異曲同工。

擁有故事版權的「來真動漫」 (Lezhin Comics) 在 2018 年開始籌拍十二集的電視劇版本,原本屬意由延導親自執導,但延導當時正在進行電影《屍速列車:感染半島》的後製剪輯、以及另一部韓劇《地獄公使》的前製,於是另外委請《冠軍大叔》的金容完導演接手,不過延導仍有參與部分前製,所以兩部戲的場景和選角其實有部分重疊,細心的觀眾不妨比對看看。

延伸閱讀:【有雷劇評】延尚昊登陸Netflix×首作!短短六集《地獄公使》,驚悚之餘徹底解構信仰真義

《謗法》的主要卡司是嚴志媛飾演的熱血社會線記者「林珍熙」,以及鄭知蘇飾演的少女謗法師「白昭袗」,對抗成東鎰飾演的大型IT企業社長「秦終現」,和趙敏修飾演的秦社長得力助手、薩滿巫女「進境」;丁文晟飾演的刑警隊長「鄭成俊」是珍熙的丈夫,代表擁有執法權的公部門。另外還有、金吝劝、高圭弼、金珉才、李中玉、朴成日、金道允、洪正浩、南延佑、徐志厚、崔秉默、金新祿等人助陣,以及來客串秦終現競爭對手的權律。

※以下內容包含劇透及個人主觀陳述,請斟酌閱覽

《謗法》的整個故事,都是繞著被分靈到兩劇不同軀體中的餓鬼「犬神」而進行。

整部《謗法》的故事幾乎全集中在一條主線上,就是身負殺母大恨的孤女昭袗,要如何向權勢滔天、富可敵國的終現復仇。由於涉及財閥與媒體和警界高層的勾結,珍熙和成俊被迫捲入這場正邪鬥法,從旁觀見證的立場轉變為當事人。十二集的量體雖然比正規迷你劇略短,不過劇情的時間跨度和規模格局並不算太大,所以推進節奏倒也中規中矩。

鄭知蘇在演出《謗法》之前,已經以《寄生上流》中的天真千金打開知名度

延導筆下的故事特色,向來是以吸睛的類型設定先抓住觀眾目光,其後才揭開表面故事的主題包裝,深入敘述內面故事的主旨議題。以《謗法》而言,主題包裝當然是玄奇的咒殺法術,而主旨議題則是人心的不滿與醜惡。劇情由來的「誹謗」是組合動詞,「誹」是私下造謠、「謗」公開詆毀,兩者皆出自嫉妒與仇視,講白了就是見不得他人過得比自己好。誹謗的涵義也具現化在昭袗擁有的法力上──既可以憑相片、持有物、漢字姓名私下施術,也可以在公開場合憑肢體接觸當面咒殺。

嚴志媛是繼2011年的《Sign》之後,時隔九年再度接演驚悚類型。

儘管懸疑不是這部戲的重點,不過延導還是稍微設計了一條推理過程,也就是昭袗與終現的糾葛究竟所謂何來?最初給出的源起,是終現夥同進境殺害了昭袗的母親石熙,殺人滅口的理由是要終現想保有身上惡鬼的法力;其後終現的勢力日益龐大,惡鬼咒殺的人數越來越多,再披露他與昭診其實是同一隻惡鬼「犬神」的分靈;昭袗的善良本性勉強壓抑了犬神,但牠邪惡的嗜血本性卻在終現身上盡顯無疑,甚至還想建立「詛咒林」這樣的咒殺社群,大規模屠殺人類。於是觀眾本以為的正邪鬥法,原來不過是犬神分裂後的主導權之爭。

經常飾演反派的成東鎰,對邪氣十足的角色駕輕就熟

劇情並沒有詳細交代犬神的身世來歷,對他的動機目的倒是清楚點明,那就是「行為即目的」──咒殺人類這件事,本身就是犬神的需求。以犯罪心理學來分析,犬神就是所謂的「愉快犯」,藉由犯罪的過程得到滿足。而透過進境與助手柱奉的對白,他們協助犬神君臨天下的理由反倒十分神聖:如果有一個超越國家與法律的存在,可以直接懲罰意圖作惡的壞人,那麼就再也不會有人敢犯罪。這個改念其實在《地獄公使》也有出現,而在《謗法》這裡是透過人與人之間的互相監視,《地獄公使》則是仰賴神出鬼沒的地獄使者;殊途同歸的是,兩邊都有人想以「絕對惡」的存在,去塑造「絕對善」的局面,諷刺意味相當濃厚。

趙敏修飾演的巫女「進境」,明知老闆終現體內附有惡鬼,依舊忠心輔佐。

既然以靈幻鬥法為題材,《謗法》自然少不了施術作法場面。兩位薩滿巫女石熙與進境各有幾場賣力跳大神的戲份,對飾演她們的金新祿和趙敏熙來說,是相當嚴峻的體力考驗。而正邪對決的大戲則有兩場,分別是第八集、昭袗與進境在地鐵上的正面對決、以及第十二集的最終決戰,昭袗一人硬扛終現從日本請來的法師大友(還有他的一幫徒眾)。

丁文晟飾演的刑警成俊,因公受傷不良於行,但智力卻高人一等,槍法也神準無比

第八集的中頭目對決,是與同時間遭綁票的珍熙,在公路上的脫險過程平行剪輯,一內一外同樣驚險刺激,並且都是在絕境下出奇不意逆轉取勝,讓觀眾一顆心始終懸在那兒、大氣都不敢喘一口。大結局前的最終大頭目決戰,其實大友的法力似乎遠高過昭袗身上的犬神不完全體;當犬神分靈從終現身上轉移到咒詛林的伺服器,因為要發動對上萬人的咒殺備多力分,被昭袗掌握破綻趁隙奪取主導權,讓自己體內的犬神恢復完全體,一舉逆轉戰局獲得勝利。

《謗法》的主線直接了當,高概念也呈現在主視覺海報上

最終決戰的中途,當昭袗連結上珍熙的意識,兩人過去的傷痛也清楚呈現──昭袗的遺憾是愧對母親,珍熙愧疚於背叛好友;但也就是這兩份傷痛的重擔,反而讓昭袗獲得壓制犬神的能力。劇情尾聲留下開放結局,本來讓部分觀眾以為是平白無故的爛尾,直到電影版續集《咒術屍戰》(방법: 재차의)上映,填補了劇版刻意留下的空白,才讓大家恍然大悟延導的安排用心。

《謗法》的結局,預留了銜接到《咒術屍戰》的伏筆。

《咒術屍戰》的韓文原名「방법: 재차의」直譯是「謗法:在此矣」,所謂的「在此矣」是指被復活的屍體,近似中國湘西民俗傳說的殭屍。電影劇情跳躍到劇版結局的三年後,珍熙成為獨立記者、並與偵探必成共同經營「都市偵探社」,因為出書講述昭袗與終現對抗過程,被自稱是藥廠高館離奇死亡案的工程師要求受訪,自此又捲入離奇的連環殺人案件。

電影版同樣由延導編寫劇本、金導執掌導演筒,主要演員也幾乎全數回歸。畫面之驚悚、剪輯之緊湊都遠勝於劇版;一度下落不明的昭袗中途回歸,法力大增的她在千鈞一髮之際,拯救了陷入殭屍圍攻的珍熙,並成為後半雙線解謎時的重要助力。不顧相對於劇版有較長篇幅可以細細鋪陳,電影版必須不斷推進的快速節奏下,無可避免的省略掉不少鬥智推理的環節,也使得成俊這邊發揮的篇幅有限;不過相對的,戰鬥場面則是大幅升級,驚嚇指數當然也隨之提高。

《咒術屍戰》完全發揮大銀幕商業片優勢,場面和節奏俱屬上乘

對照《謗法》,《咒術屍戰》裡的法術體系擴大到了南洋邪降,部分殭屍還能像活人一樣正常行動說話,打破以往一般殭屍/喪屍片的既定印象。在正邪對決大勢底定之後,片尾突然出現劇版中的兩名旁支人物,在空地上畫下大型符咒般的「進境」兩字,似乎預告著上一次的反派勢力將捲土重來──也就是預留續集伏筆,只是接下來到底是再一部電影、或是回歸小螢幕就不得而知。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珍熙、昭袗、成俊、必成等人的奇幻冒險旅程,絕對還會繼續下去。

 

Recommend for you

延伸閱讀

Further Reading

Latest News

今日最新

Latest News
search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