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我的出走日記》三兄妹期盼人生的解放,道盡內心深處被需要的渴望

【劇評】《我的出走日記》三兄妹期盼人生的解放,道盡內心深處被需要的渴望

WOW 編劃重點

《我的出走日記》一部刻劃出細膩人性的人生戲劇。打開之前必須靜下心來,因為過程中可能會挖出心底不是很重要卻一直沒有找到出口發洩的傷。

開啟《我的出走日記》之前必須靜下心來,因為過程中可能會挖出心底不是很重要卻一直沒有找到出口發洩的傷,有點像是《我的大叔》那種抑鬱感,這部也正是朴海英編劇新作品,但調性比《我的大叔》更明朗些,人物穿插也較活潑一些,執導的是《耀眼》的金鉐潤導演,從編導組合就能看出這將會是刻劃出細膩人性的戲劇。

在《我的出走日記》中為了提高對劇中角色的理解,將主角的住處設定在山浦巿,首爾近郊京畿道裡的一個務農的鄉間小地方,表面上看來可能是所處的經濟狀態和社會地位等個人的物質部分,但是除了以物質的區分外,也可以視為他們本身的心理和精神領域的警戒線,故事就由居住在山浦巿,每天必須花兩小時通勤到首爾工作,回家要趕末班回家的廉家三兄妹開始。

「如果出生在首爾,我們會有所不同嗎?」

李民基飾演廉家二兒子廉昌熙,這個角色可以說是李民基近期作品中最不同的角色,不用裝酷,不需臉盲,不是高富帥,還被女友嫌棄。

昌熙被女友以「無法忍受的土氣」的事實轟炸而面臨分手,這句話對他來說很難入耳,卻也很難否認,兩人之間即使說著同樣的語言依然有著完全不同的情緒上的距離感,對關係的定義標準不同,啊~從某種角度看,這一切可能都是因為昌熙是住在被稱圍著首爾的「蛋白」區居民,但是如果昌熙住在首爾,他們的情況就會有所不同嗎?

晚上只要錯過末班車能回家只剩計程車,為了和大姊、妹妹一同搭車回山浦市,不得不約的地點還是首爾蛋黃區中的蛋黃,那個最好叫到計程車的江南區,只有這裡才能快速的回到他們的蛋白區。回到山浦的那刻,他們像是摘下臉上的面具,放下嘴角緊繃的肌肉,冷漠的表情彷彿靈魂也被洗劫一空回到一無所的狀態,即使如此,昌熙仍渴望成為首爾人,彷彿只有在那裡,他才能有夢想,過著和大家都一樣的生活。

「他為什麼唯獨跳過我,我是個極具魅力的女人」

李伊飾演大女兒廉基貞,個性急燥對生活滿是抱怨,認為她的青春歲月都浪費在趕上班的路上,開口閉口談的都是愛情因為渴望被愛卻一直被遺忘,連公司裡的花花公子追過一輪公司裡的女孩,卻唯獨跳過了她,她並不是喜歡公司的那位花花公子,想要的只是擁有被愛的感覺,對他來說別人是選擇愛的人,而她卻不適合身在必須自己挑選合適對象的時代,想要善良是要有錢也有愛,而她兩種都沒有。

「我已經不知我想隱暪的 20 分考卷究竟是什麼了,也許,我就是那張20分的考卷吧」

小女兒廉美貞由金智媛飾演,擁有漂亮的外表卻平凡沒有魅力,是公司男同事對美貞的看法,就像是話都被兄姊說完一樣,廉家三兄妹中就屬她最內向,但個性最敏感,總是有著說不上來的憂鬱和孤獨感,和同事間看似不差的人際關係,但又似乎沒有想像中的親密,公司裡的同好會總是以家住太遠不方便參加而一再的拒絕,距離是真正的原因嗎?

因為信貸的負債壓力讓美貞陷入了困境,藏起來的銀行貸款催繳單,就像小時候想藏起來的那張 20 分的考卷,戀情裡總是遇到不對的人,工作上總是被否定,每天她的心總是像被掏空一樣,一次又一次被磨滅真的想藏起的這不是那些,而是自己。

《我的出走日記》劇中還有一個最引起好奇的人物,是孫錫久飾演的具氏,這個只知道姓氏沒有名字的人,首播的兩集全部的台詞加起來不超過五句,可是一個動作一個表情卻滿滿的心事,滿滿的故事,他究竟是怎麼樣的人,來到廉家當工人的背後隱藏著什麼?

《我的出走日記》首播的兩集以廉家三兄妹為中心,憂憂的述訴他們的工作、感情、與父母間的相處和狹隘的人際關係,內心的不平與渴望,但是這些看似很平常又無病申吟的故事,到底想說些什麼?想突破的職場?想擁有的感情?還是想變化的生活?好像都是,又好像都不是。

「崇拜我吧,我的內心從來沒有被填滿過,我想被人填滿內心一次,不只是愛情,崇拜我吧!」

當美貞向具氏提出這樣的要求時,豁然開朗原來《我的出走日記》想說的是每個人深處想找到出口,被需要,被重視,被看見的內心。

Recommend for you

延伸閱讀

Further Reading

Latest News

今日最新

Latest News
search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