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映劇評】《我的出走日記》:在失落中尋找沙洲,不提供「標準答案」的人生級神劇

【終映劇評】《我的出走日記》:在失落中尋找沙洲,不提供「標準答案」的人生級神劇

WOW 編劃重點

《我的出走日記》雖然不時考驗主流劇迷的耐性,卻是愈看愈入迷深陷、直到完結才能真正豁然開朗的脫俗神劇!

「人生好難……但每個今天,都會有好事發生!」

終於追完這部開場煩悶低迷、收尾驚喜連連的韓劇又一年度傑作,隨著這段「先苦後甘」的解放歷程終結,劇迷們包含大叔在內,也彷彿置身一段跌宕起伏的心靈療程。那些衰小厭世、痛揭傷疤、好想放棄努力(棄劇!?)的過渡情緒,也在此刻轉化為種種懷念、反思與領悟,我的出走日記雖然不時考驗主流劇迷的耐性,卻是愈看愈入迷深陷、直到完結才能真正豁然開朗的脫俗神劇!

尚未接受這場「非典型」韓劇洗禮的觀眾,強力推薦你們「用心」甚至「用靈魂」去經歷這段旅程(相當建議二至三刷,但不建議用快轉鍵走馬看花,若少了節奏醞釀與對白咀嚼,就算加速看完劇情也是一片茫然…)已經同步搶先體驗完的劇迷,歡迎往下閱讀大叔一直忍到劇終,才一次性爆發的完結心得!

p.s. 過程中雖有幾度想分享片段的時刻,但好險煞住,此作在過程中難以驟下定論,宛如一場馬拉松賽事,也彷彿真實人生,未到終點前,難以淋漓盡致地體會這一路上的意味深長啊!

平淡寫實卻反轉不斷的尾勁餘韻

很出乎大叔意料地,既晦暗又沉緩、既不包裝夢幻糖衣、也不灑狗血的《我的出走日記》,在 on 檔首播期尾段衝出了收視和點擊佳績,甚至無論在韓國和台灣,後勢都壓過了題材更為討好的眾多「爽劇」對手,成為後來居上的熱論話題韓劇 No.1!(雖然純粹以傳統收視數字來看,這劇即使在收尾集數攀上 6-7% 的自身最高數字,族群仍屬分眾。但誠如大叔近年不斷掛在嘴上的解讀,傳統收視率數字已無法反映年輕觀眾喜好,遑論就連韓國本地,青壯年/上班族族群的追劇途徑,也已多屬收視率調查不到的 OTT 串流平台)

從一開始就刻意不走討好大眾路線的劇種來看,《我的出走日記》的黑馬後勁,似乎也正在印證,韓劇的主力收視族群,已明顯在演進與蛻變!韓劇近年來逐步邁向「電影化」敘事、以質感與內涵見長的類型不斷在拓展,但多數較易遭主流劇迷忽視或棄劇……(2018 年出品的三大突破性神劇我的大叔》《如此耀眼陽光先生,在海外都是播畢多時,才得到評價與矚目平反,尤其《陽光先生》更是今年二十五二十一大幅拉升金泰梨海外人氣後,才擄獲不少「撿回來看」的驚艷好評)。

然而本季殺出了兩部「異數」,在開場集數慢火蘊釀後,中後段便佔據話題榜前矛的《我的出走日記》與《我們的藍調時光》,其實觀看時並不全然輕鬆紓壓,劇中無論是敘事風格、角色人設還是苦澀內核,都相當「反傳統」逆勢而行。

然而這兩部細膩經營質感與步調,且有效在集數尾段發揮戲劇性高潮的年度傑作,即使仍非「人人愛吃」菜色(難接受「寫實」或「寫意」路線韓劇的觀眾,也毋須勉強),卻未淪為乏人問津的冷門作品。單是這樣的逆襲結果,就令人感動於高品味劇迷的增幅,而韓劇苦心拓展多年才跳脫「俗氣芭樂=夯劇必備元素」的勇敢嘗試,總算開始斬獲耕耘!

散文式的創新韓劇架構,信手捻來的金句齊發

由《又,吳海英》、《我的大叔》名編朴海英搭配《如此耀眼》、《Law School》導演金錫允共同打造的《我的出走日記》,堪稱是「作者型」韓劇的一次精準示範。

就如同電影有「商業類型電影」「作者風格電影」兩大分野般,韓劇以往在大眾受眾設定下,不太可能出現「完全跳脫公式」或「不以主流喜好」為考量的元素,然而隨著韓劇跨出電視通路,且在海外開拓更大族群後,在更顯多元的觀眾需求考量下,主打分眾或高品味族群的韓劇類型,反而能在 OTT 平台或口碑好評上殺出重圍,立足於已供應過剩的公式愛情或狗血劇上。

延續《我的大叔》《如此耀眼》開出的經典「長賣」路線,《我的出走日記》在創作結構上明顯更為自由奔放,與其說本劇是主角們的「解放」過程,大叔彷彿看到了曾在無線台寫過日日劇或家庭劇的朴編,也在藉由創作本劇得到真正的發揮與解放。

雖然《出走日記》仍有一些在主題、風格和人設上類似《我的大叔》之處,但朴編這次不再放入公司權力高層內鬥、貧苦前科女子、外遇妻子是權鬥棋子等《我的大叔》中還是略顯狗血的設定,徹底地聚焦於一群不算不幸、但也絕對稱不上幸福的凡夫俗子身上。

雖然《出走日記》還是一貫地瀰漫一股厭世或喪氣氛圍,故事看似也圍繞在親情、愛情、友情與職場等常見元素上,然而《我的出走日記》在開場幾集後,觀眾就會開始發現以上元素都並非主軸,這是一部描述日常生活、並在那些灰色地帶尋找生命意義的故事。

假如多數韓劇走的是情節導向的「小說」文體,那《我的出走日記》相較下就是角色與情境導向的「散文」文體,全劇充斥大量乍看隨興而至、沒有太明確因果關係的日常對話,並由這些對話與內心旁白,逐步地建立人設性格與情節轉折。然而這些看似隨機的對話與情境,其實愈看到後段,愈會發覺其安排上的巧思與寓意,即使沒有戲劇性的大起大落,依舊引人入勝並堆疊出高潮段落。

仔細回想為何如此平凡的際遇能夠讓觀眾陷入,關鍵正在於這些精雕細琢的對白,以及這些充滿迷思與缺陷的人物,或多或少都令我們看到自己或旁人的人生,而真實人生,往往比戲劇還要難以預期、且更容易引發共鳴。

而導演金錫允的影像呈現手法,更是捕捉到了朴編劇本的精髓,雖然大量的角色對話與重複出現的場景,似乎很容易令人視覺疲乏,但金導從不沉悶地處理這些畫面,無論是對話或獨白,鏡頭都是不斷地切換視角、聚焦特寫、或是隨著角色情緒置入畫面特效與配樂,彷彿連鏡頭都在闡釋這個角色和對白的心境般,充滿著引領觀眾投入的律動感。

而導演明顯也深知朴編在《我的出走日記》有深刻的哲學與宗教視角,因此全劇即使設定在寫實至極的平凡背景,卻不時出現魔幻般的畫面處理與聖歌配樂,無論是雷電交加的雨夜、美貞多次拯救爛醉具氏時的自帶光芒、還是具氏在田間那象徵性強烈的「信念一躍」(A Leap of Faith),金導對劇本內涵的創意呈現,讓本劇在詮釋手法與格局上,彷彿從輕盈小品躍升成一部神聖的生命寓言大作。

Recommend for you

延伸閱讀

Further Reading

Latest News

今日最新

Latest News
search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