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韓影《狩獵的時間》:看法律之外的底層地獄,被獵殺的一生永世到不了樂土

【影評】韓影《狩獵的時間》:看法律之外的底層地獄,被獵殺的一生永世到不了樂土

WOW 編劃重點

電影《狩獵的時間》劇情設定於反烏托邦下的韓國,通貨膨脹下民不聊生,剛出獄的俊錫聽了獄友的介紹懷抱著想到墾丁做生意、重啟新人生的夢想,並邀請好友前往。

2020 年在 Netflix 上映的犯罪驚悚電影《狩獵的時間》(사냥의 시간),由尹成鉉編導,李帝勳、崔宇植、安宰弘、朴正民、朴海秀主演。劇情設定於反烏托邦下的韓國,通貨膨脹下民不聊生、勞工抗議四起,剛出獄的俊錫(李帝勳 飾)聽了獄友的介紹懷抱著想到墾丁做生意、重啟新人生的夢想,並邀請好友基勳(崔宇植 飾)、章浩(安宰弘 飾)與尚秀(朴正民 飾)一同前往。

無奈通膨下的時局,他們的存款都成廢紙,苦無現金可完成夢想的情況下,他們決定鋌而走險搶劫賭場,正當夢想逐漸成形之時,卻迎來了可怕夢魘的追殺。

《狩獵的時間》海報

《狩獵的時間》雖主要鋪陳犯罪逃亡與可怕獵殺的情節,但整體的電影基調趨於緩慢,編導運用了許多色彩濃烈的場景營造被追擊前詭譎的寧靜,並細膩地描繪了底層人物的悲歌。主角們渴望擺脫桎梏,在死亡威脅下恐懼與相互珍視的情感表現,亦是本片動人的看點。這部片在節奏的掌握與「獵殺」主軸的詮釋上雖評價兩極,但筆者以為片中情節與營造仍有值得反思之處。

*下文將分享觀影的分析與心得,內容將牽涉電影劇情,介意者請斟酌閱讀!

廢墟般的底層日常:存款成了廢紙、勞工抗議四起

在電影的一開頭就揭示了被貧困籠罩的瘋狂世界,飢寒交迫的人們蹲坐在蕭條的街道上、銀行前排著兌換不到鈔票的長長人龍、路邊老人眼神透著死亡般的凝視,毫無生機可言的城市形同廢墟。

《狩獵的時間》劇照:底層社會的描摹

基勳在接剛出獄的好友俊錫的路上說道:

「我真擔心有一天會中彈身亡,最近阿貓阿狗都隨身帶著槍,又是毒品、又是槍的,這像話嗎?......這世界讓人怎麼生存啊?」

寥寥幾句道盡已然失序的底層社會,也預示著主角們即將失控的驚悚犯罪與亡命之路。

末日般的世界裡,人們在無奈且絕望之中被迫勉力生存,帶有前科的主角們雖決心不再犯罪,可現實生活卻因此更加困窘,他們原先工作的地方面臨倒閉,尋覓下一個去處亦困難重重,走投無路下醞釀的「幹一票大的」之夢,究竟是社會種下的因?還是他們墮落的果?

《狩獵的時間》劇照:勞工抗議片段

不論是在城市還是鄉下,四處可見高舉著抗議牌的憤怒群眾,已經兩年沒回鄉的基勳從抗議的人潮中找到了笑容滿面的父親。他的笑臉在憤怒的人群之中顯得有些突兀,基勳也因此數落道:

「不要嘻皮笑臉的參加抗議活動,到時候可能會被警察追捕、惹禍上身。」

父親的笑臉暗示著並非處於社會最底層,而母親盛情款待的豐盛菜餚、老家的擺設也可合理推測基勳的家庭狀態還不錯,可從父親稀鬆平常地舉著抗議牌、基勳知道要從抗議隊伍找到父親來看,就可以知道勞工民怨已非一兩日,艱苦的日子已持續一段時間了。

最後的賭命犯罪:只能頹廢的人生僅此一個翻身之夢

「小時候我媽說,如果店裡賺了錢就會帶我去夏威夷。但儘管不是夏威夷,不管哪裡都好,我想住在一個可以一覽清澈海水、氣候溫暖的地方。」

俊錫娓娓地說道。

母親的遺像旁擺放著一張夏威夷的明信片,童年的夢想摀熱著在監獄裡三年難熬的日子,而出獄之後得知現實的蕭條,加劇著他想到墾丁做生意的渴望。湛藍的海水、終日的暖陽象徵著生命的希望,歷經慘澹的過去的俊錫不僅渴望翻身,更加渴望擺脫嚴寒且慘酷的現世地獄。

《狩獵的時間》劇照:基勳和章浩苦思是否要加入搶劫計畫

無奈這樣的燦爛夢想,必須以賭命的犯罪來抵達。俊錫的朋友們並非一開始就坦然地接受「洗劫賭場」的瘋狂計畫,但面對僅止是苟且偷生都難以喘息的人生,他們的心底都迴盪著「如果計畫成功,也許可以人模人樣地活著」的聲音。

基勳和章浩在狹窄的公寓裡望著以縱火為樂的青年,曾許下不再犯罪的誓言在蒼白的現實中逐漸瓦解,認清了若維持現狀就無法翻身的底層命運,他們一步一步、心甘情願地走入計畫之中,即使心中瞭然若計畫告吹便萬劫不復,仍下定決心抓住最後一個可以掌握自我命運的機會。

《狩獵的時間》劇照:搶劫計畫籌備

法外的失序世界:亡命獵殺與詭異色彩學

《狩獵的時間》劇照:「法律管不到的世界更殘暴無情。」

「法律管不到的世界更殘暴無情。」

在洗劫計劃前夕,軍火商大哥給了俊錫這樣的忠告。而隨著劇情益發緊張,這句話貫穿著整個故事的命脈,一語道破了法外的世界被更兇險的人主宰著,其殘暴不留一絲餘地。

《狩獵的時間》劇照:殺手-「韓」

俊錫等人計畫成功之後,因一併取走了賭場的監視器硬碟,引起賭場高層的警戒,高層便派了警察出身的殺手—「韓」(朴海秀飾)追殺他們。在追緝的途中,「韓」殘暴地殺害了曾幫助計畫的軍火供應商老闆、尚秀等人,並且與俊錫三人玩起了貓捉老鼠的遊戲,以限時獵殺的方式在城市裡進行起槍殺追逐戰。

《狩獵的時間》劇照:詭譎的電影色調

當這場無情的獵殺啟動,可以看見電影的色調像是被套上了單色濾鏡一樣透著詭譎的色彩,不論是如同夕陽般的昏黃、詭異的螢光綠、驚悚的藍色調與象徵著危險的紅色調,主角們被籠罩在無所遁逃的死亡色彩之中,在刺眼的光線裡透著不清晰的面龐,如同他們在危險中逐漸被吞噬的生命。

被獵殺的主角們比過街老鼠更加危急,回顧起信誓旦旦要為己翻身的笑顏顯得格外諷刺;而「韓」也彷彿象徵著無情而失控的社會,在現實的巨輪底下,悲劇必然發生,無人可倖免。

情感的深度刻畫:亂世裡唯一可以倚靠的情感

《狩獵的時間》劇照:搶劫四兄弟

《狩獵的時間》電影中俊錫、基勳、章浩和尚秀四人患難之交的情誼十分感人,因有著相似的背景而惺惺相惜的兄弟之情,在亡命之中越來越堅定。基勳和俊錫對章浩的保護、章浩對其他兄弟的依賴、俊錫無時不刻為他人留心警戒的細節,一幕幕都交代了他們深厚的情誼。而印象深刻的是章浩臨終的那一幕,他說:

「我不會孤單。我現在不會感到孤單了,我想一個人獨處。」

有著分離焦慮的章浩因自幼失去父母而害怕獨處,平時總喜歡偷穿俊錫和基勳的衣服或是裝睡來引起注意,但在面對自己生命告終之時,為了讓兄弟無後顧之憂的脫逃,他選擇獨自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狩獵的時間》劇照:章浩被擊殺

在亂世之中對比「韓」的喪心病狂、現實世界失控的崩塌,主角間的患難之情顯得彌足珍貴且格外動人,而在死亡的威脅下主角們面臨一次次地人性的考驗,在兄弟之情與自己性命之間不斷抉擇,也不禁讓人深思:若大難當頭,自己還顧得上他人嗎?

到不了的樂土:夢魘無法停歇,獵殺尚未中止?

《狩獵的時間》劇照:成功到達墾丁的俊錫成日看著章浩的遺物

最終只有俊錫抵達墾丁,但背負著逝去的尚秀與章浩還有生死未卜的基勳的回憶,他再不可能抵達真正的夢想。日夜被夢魘壓迫的俊錫,始終沒有擺脫被「韓」追殺的陰影,他透過認識的人打探到「韓」還活著的消息,最後帶著槍枝乘上了返回韓國的歸途,準備與「韓」正面交戰。

《狩獵的時間》劇照:俊錫決定回韓國與殺手「韓」正面交鋒

帶有懸念的結局透露著這場獵殺尚未中止,而最終的勝負也尚未分曉。只不過對於失去了兄弟們的俊錫來說,不論將是生是死,悲劇已然成了定局。

《狩獵的時間》宣傳海報

綜觀《狩獵的時間》整部電影,細膩的底層社會的描摹與情感的詮釋,給了觀眾極大的衝擊與反思空間,電影的畫面與色調也頗具藝術性。然而這部電影確實也有可惜的地方,例如:殺手「韓」的人物輪廓與追殺欲的緣由,一直到故事尾聲都沒有體現得很清楚;基勳與母親通話所流露的詭譎氛圍為何,也留有很大的空白沒有填補。但未闡明之處便保有想像的空間,觀眾亦可帶著自己的情感與見解來理解未盡的故事。

《狩獵的時間》目前在Netflix平台熱映中,還沒看過的你也趕緊加入這場刺激的狩獵與奔逃中吧!

 

Recommend for you

延伸閱讀

Further Reading

Latest News

今日最新

Latest News
search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