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藍調時光》劇中10大生命課題總回顧,訴盡人生甘苦卻也療癒不平凡的日常

《我們的藍調時光》劇中10大生命課題總回顧,訴盡人生甘苦卻也療癒不平凡的日常

WOW 編劃重點

《我們的藍調時光》在上週日(12日)迎來大結局,面對最後一集催淚的劇情,不禁讓人哭腫了雙眼,劇迷們在淚水與歡笑中、充滿不捨地和這部溫暖的人生劇說再見!

我們的藍調時光》在上週日(12日)迎來大結局,面對最後一集催淚的劇情,不禁讓人哭腫了雙眼,劇迷們在淚水與歡笑中、充滿不捨地和這部溫暖的人生劇說再見!

這部以濟州島居民生活為背景,海女、船長、市場擺攤的村民等都成為故事主角輪番上演人生故事的戲劇,以溫暖基調構成,平實地呈現人生的酸甜苦辣。這齣劇更觸及當今許多社會上的議題:罕見疾病唐氏症患者的照護與歧視、未婚懷孕的高中生應如何面對新生命、抑鬱症患者漫長而孤寂的復原之路等,透過島民們的勇敢面對與協力互助,他們在不可避免的生命苦難之中,一次次地突破現實的囹圄,踏實且堅定地邁向未來。

以下便統整《我們的藍調時光》劇中十大人生課題,讓我們一起回顧島民們是如何面對與突破的吧!

*下文將牽涉戲劇劇情,介意者請斟酌閱讀!

父母課題 — 未婚生子是喜是憂?小小的肩膀是否能承擔起重荷

不一定每個生命的來臨都受到幸福與喜悅的相迎,取而代之的可能是意外、恐懼和害怕。身為高中生的阿顯和英珠在最初發現未婚懷孕一事,便充滿著擔憂與恐懼。英珠從最一開始堅決做流產手術,到後來聽過寶寶的心跳聲後決心與阿顯一起養育小孩,生命的重量在英珠身上逐漸茁壯,這對小爸媽也必須在一夕之間蛻變成熟。

《我們的藍調時光》劇照:英珠向父親坦承懷孕,浩息哀求英珠不要因小孩耽誤人生

「妳以為養育一個小孩有那麼容易嗎?我為了養妳吃了一卡車的頭痛藥,背著妳流的眼淚就跟那片大海一樣多。」

可養育一個小孩哪有這麼容易?浩息痛徹心扉勸說英珠拿掉小孩的一席話,道出了父母養育子女無盡的辛酸,孩子雖是父母的心頭肉卻也像束縛著人生的肉瘤,更是再辛苦也不能拋棄的重荷,小小年紀的英珠與阿顯真的準備好了嗎?

「未婚生子」的議題在劇中引起了村里的騷動、家庭的爭吵;阿顯與英珠生子的決定在劇外也受到觀眾的熱議與批判,但從阿顯休學開始賺錢、英珠堅持頂著沉重的身體繼續學習,相信大家都看到了他們的決心與成長,也許他們並不是一開始就準備好的父母,但已走在準備當好的父母的路上。在終篇剛出生的嬰兒也出現在村民運動大會的加油台上,他象徵著濟州嶄新的生命力,既帶來挑戰也帶來了希望。

愛情課題 — 愛情不是看你撐多久,而是付諸行動的相愛

在劇中有多條感情線故事,其中定俊和英玉這對情侶的相愛因英玉過往的傷痛而充滿挑戰。嚐盡人生苦澀的英玉,只想在愛情裡體驗有趣和快樂,不輕言承諾終身,不安的她老對著定俊說「看你可以撐多久」,可定俊卻告訴她:

「生命裡總有不有趣的時候,也有可能像今天如此嚴肅,但這沒什麼大不了的!人的生活本就會有好有壞。」

堅決牽起身陷壓力與悲觀的英玉,付諸行動證明真正的愛情並不是「撐著」就好,而是攜手一起解決前路的困難、勇敢相愛。

而東昔與宣亞的愛情則呈現出另一種樣貌,一直熱烈追求宣亞的東昔,在得知宣亞飽受憂鬱症所苦並身處爭奪扶養權的訴訟中,決定轉而默默守護。東昔真誠的陪伴拉起了在情緒泥淖中掙扎的宣亞,後又以「理解一位母親想待在孩子身邊的心情」退回到原本的生活,他的行動在宣亞心中種下了愛情的幼苗,兩人的愛情雖不如其他情侶般炙熱,但卻是彼此精神的支柱。終篇宣亞從首爾來到了濟州並換上「蔚藍里」的運動服,似乎也象徵著屬於他們的幸福才正要啟程。

友誼課題 — 朋友之間也可能互相傷害,真正的義氣需尊重和原諒

濟州一家親的居民們,自小都是一起打鬧、成長的朋友,可原先赤誠的友情也可能隨著時間與誤解逐漸生變:印權無心的言語羞辱,在浩息心中留下無地自容的傷痛;美蘭大而化之將恩喜呼來喚去的習慣,讓恩喜漸漸不平。

《我們的藍調時光》劇中友情的生變傳達了人與人之間需靠互相尊重、彼此平衡才能長久維繫的訊息,再親密的關係都有可能因失衡的狀態、無心之舉而產生嫌隙。而勇於坦承自己的感受與適時修正自己的行為則是友誼成長的契機,在劇中印權對浩息下跪道歉、美蘭對恩喜表達為無心之舉所造成傷害的歉疚,讓他們往後的友情更加深厚。真正的義氣除了如美蘭所說應適時坦露對彼此真實的想法,也需在情感益深時更加互相尊重,原諒彼此過去的不成熟,才能攜手走下去。

病痛課題 — 沉重的唐氏症、憂鬱症,好不起來的人生如何繼續?

英玉的雙胞胎姊姊英希患有罕見疾病「唐氏症」,自小受盡異樣眼光注視,在父母過世之後,更受盡親戚踢皮球般的對待,無法自理的人生全仰賴著妹妹英玉扛起家計。英希的登場,讓我們看見社會大眾對於身心障礙者的認知不全與投以異樣眼光的弊病,揭示了罕病兒童家庭沉重的負擔,以及患者本身在對抗病痛、惡意眼光時漫長的煎熬,值得我們深刻的反思。

而透過本劇也傳達了唐氏症患者並非毫無感情與學習能力,他們對於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相當敏感,像是英希始終記得曾被妹妹拋棄的回憶,並為此感到難過;他們也透過學習得以在生活上越來越獨立,例如:英希在咖啡廳工作、學習畫畫,都是患者為了和社會接軌所作的努力。

患有抑鬱症的宣亞形容自己的病症「就像是蓋了一床濕棉被」般沉重,因服用藥物而沉甸甸的身體,讓她分不清白晝與黑夜,並逐漸失去感知。宣亞被丈夫指責「沒有恢復的意識」,被迫與兒子小烈分離,這使她陷入更漫長且失重的痛苦之中。在世界上患病人口佔總人口的 3%,世界衛生組織公布前三大需受到重視的失能疾病之一的「憂鬱症」,即便患病人口有持續增長的趨勢,大眾對其認知仍舊十分有限。

宣亞的處境使我們看見世人對憂鬱症的誤解,當她悲痛地說出:「別老是問我要難過到什麼時候,別問我什麼時候要走出陰霾,我就是不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才會這樣!」也揭示著抑鬱症患者往往在周遭誤解之中走入更無助的境地。「振作」對於憂鬱症患者來說是漫漫長征,並非輕而易舉,在生活中如遇到患病的朋友或家人,也許我們可以給予多一點陪伴、少一點批評,讓他們在溫暖之中「慢慢地」好起來。

創傷課題 — 徒留傷痛的童年,放下才能獲得治癒

「幸運的人一生被童年治癒,不幸的人用一生治癒童年。」

東昔相繼失去父親與姐姐、母親改嫁之後被冷漠對待的童年成為他一生的傷痛,他對自己的母親充滿怨恨與失望,並決心一生不與母親往來。

但在得知母親癌末病重時,東昔卻突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原以為會因母親將逝而如釋重負的人生,卻漸漸浸漫了悲傷。他決定暫拋下仇恨陪伴母親完成人生最後的願望,在最後這趟旅程中他慢慢知曉了母親悲慘的一生,並在母親為他抱屈、大罵兄長的時候感受到難得的母愛。根植在東昔身上四十餘年的創傷,雖終沒得到一句辯解與道歉,但在母親辭世的那一刻他終於放下:

「我抱著母親的遺體哭泣的那一刻,我才明白,這輩子我其實不曾怨恨過她,我只是想抱著她、與她和解,像現在這樣抱著她久久地放聲大哭。」

在東昔滿是傷痕的童年之中,也有著母親玉冬不為人知的苦楚,東昔與玉冬這對母子從仇恨到釋然,最終的和解終於化解了畢生的遺憾。也許人生中我們無法左右創傷的形成,但在對的時候選擇放下,也是一種療傷的方式。

孤獨課題 — 孤獨既是出口也是牢籠,寂寞時請擁抱身邊的人吧!

長年扛著家計與照顧姊姊責任的英玉喜歡一個人到遙遠的城市工作、一個人深潛在安靜的大海裡,她將孤獨作為擺脫壓力的出口,享受一個人獨處的時光。然而孤獨同時也是英玉的牢籠,在不堪負重的時分,孤獨使她陷入沒有照顧好姊姊的愧疚之中。

反觀姊姊英希則是一個害怕孤獨的人,她透過大量繪畫抒發思念之情與排解寂寞,漸漸成為一個畫家。然而即便討厭獨自一人,她卻因怕成為妹妹的負擔,而不得不選擇孤獨的狀態。

在每個人的生命之中,「孤獨」是必經的課題,有些人可能跟英玉一樣享受獨自一人的安寧,也有些人像英希渴望陪伴。不論如何,「孤獨」的一體兩面讓人在學習獨立的同時也讓人嚐盡寂寥的苦澀。學習孤獨是學會平靜地與自己相處,而並非藉此擺脫生活的困境,當獨自一人不堪負荷的時候,也別忘了伸出雙手擁抱身邊的至親好友,且莫深陷在一個人的寂寞泥淖中。

相信課題 — 生命裡的「一百個月亮」需要相信才能實現

對父親的話深信不疑的恩奇,相信濟州島上有一個可以看到「一百個月亮」的地方,並且對著月亮許一百個願都會實現。原先準備了各式各樣不同願望的恩奇,在父親命危的夜晚,向奶奶哭鬧著要將一百個願望都許給父親。即將失去第四個兒子的春禧,不忍心孫女悲痛難受,便請託村民們以漁船頭燈製造了一百個月亮,恩奇虔誠地跪在月夜下祈求父親康復的畫面,讓人不捨且動容。也許是奇蹟的降臨又或者是恩奇的誠心,最後恩奇的父親順利脫離險境,存活了下來。

在《我們的藍調時光》劇中,濟州島上四處可見許願石堆,人們若遇到了煩心之事便會放上石頭許下願望。在聚散無常、命運錯雜的人生裡,我們常常會走到無解的十字路口,在苦無解方的情況下走投無路,這時候不妨學學恩奇吧!許一個願,並且懷著「相信」邁步前行,雖然這可能不具備實質的助益,但卻可為內心帶來滿滿的力量。也許生命之中真的有「一百個月亮」,但唯有「相信」才有機會實現。

互助課題 — 團結的生命共同體,一同承擔所有悲喜

濟州獨特的職業—「海女」很講求工作中的「團結意識」,面對洶湧且未知的大海,他們必須嚴守集體行動的準則,而避免葬身其中。在同伴有難時,海女們也會放下一切,全力解救自己的同伴,展現如同「生命共同體」般的精神。

「生命共同體」般的互助情誼也是濟州島民們的共同基因,在春禧奶奶的孫女恩奇拜訪濟州時,因不適應當地生活習慣、又被謠傳被父母拋棄而哭鬧不止,村里的大人輪番照看她為春禧奶奶分憂,騎在叔叔們肩上的恩奇,也暫忘了父母不來接她的恐懼。在這個「爸爸的朋友就是妳爸爸」的村子裡,孩童不怕走丟、老人受到關懷、村里間有困難會互相協助,充滿了濃濃的人情味。他們一同承擔整個地方的悲喜,也運用互助的精神共創幸福。

當下課題 — 人生沒有「下一次」,珍惜過當下的這一刻吧!

東昔曾經說過自姊姊東伊下海捕撈過世之後,就明白人生只有當下,沒有「下一次」。生命的瞬息萬變,讓人無法預料與抓緊任何事物,也因此「把握當下」是很重要的課題。慶幸的是,玉冬與東昔這對母子雖不相往來了大半輩子,但卻在玉冬臨終之前,相伴抓緊了攀上漢拏山的「當下」,一起度過玉冬此生最快樂的時光。

不相信有「下一次」的東昔,在前往漢拏山的路上不斷詢問母親是否願意有來生?若有來生是否願意與他相見?並且含淚地說出「下一次」春暖花開時,再帶母親來登山的承諾。面對離別將至,東昔意識到只有「當下」已遠遠不夠,所以希望能有更多的「來日」,可惜生命終有時、聚散亦有時,人所能把握的只有此刻—珍惜當下,千萬不要來日後悔!

藍調課題 — 磨難只是過程,我們是為幸福而生!

「有個使命我們都不該遺忘,我們生於這片土地並非承受磨難與不幸,我們是為了幸福而生。祝福大家幸福快樂!」

人生的藍調,可以是深沉的憂鬱,更可以是蔚藍的幸福。在完結篇的最後一幕,鏡頭帶到了濟州島湛藍的大海,並傳遞了全劇「為幸福而生」的主軸。也許通往幸福的路上有坎坷、有挫折,可頑強的生命力在篤信著「生活總得繼續」的濟州島民們身上散發出熠熠光輝,他們質樸善良、勇於犯錯也勇於修正,歷經種種生活上的困難仍堅定昂首面對明日的朝陽,不畏前路地邁向幸福。濟州島民們努力生活的故事深刻地烙印在劇迷們的心中,也為我們帶來滿滿感動。

《我們的藍調時光》故事雖然完結,但劇中所呈現的生命課題仍在心中迴盪起陣陣的漣漪。這部動人且溫暖的人生劇,帶給我們許多歡笑與淚水、反思與醒悟。最後以東昔曾經對宣亞說過的:「以後覺得生活鬱悶的話就看看背後,轉過身就會看見另一個世界!」當作本文的結尾與祝福,希望每個人都可以在困難時有背過身的勇氣,並在那剎那遇見藍調中的幸福!

Recommend for you

延伸閱讀

Further Reading

Latest News

今日最新

Latest News
search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