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結劇評】《爭鋒相辯》:當國家成為殺人犯,我們該如何面對極權帶來的創傷?

【完結劇評】《爭鋒相辯》:當國家成為殺人犯,我們該如何面對極權帶來的創傷?

WOW 編劃重點

鄭麗媛、李奎炯主演的《爭鋒相辯》是一部中規中矩的律政劇,但從80年代警政勾結、酷刑逼供嫌疑人,延伸到權力膨漲與國家犯罪,整體鋪排及角色塑造都令人驚艷。

圖片來源:Disney+

也許是想承襲《非常律師禹英禑》帶來的熱潮,這一季的律政劇可謂百花齊放,除了收視保證南宮珉的《千元律師》外,同期還有金宣兒主演的《The Empire:法之帝國》,以及玉澤演主演的《局中人BLIND》,而 Disney + 則上了一部只有14集,精巧、不拖沓的小品《爭鋒相辯》,這是一部講述王牌律師事務所的盧昔意律師(鄭麗媛 飾)遭人設計到偏鄉擔任國選律師,與左時白律師(李奎炯 飾)成為搭檔,一步一步揭開自己的身世。

用全新角度討論威權遺緒

圖片來源:Disney+

韓國律政劇總擺脫不了「特殊身份/性格特殊的法律從業者」、「以真實社會事件為原型」的題材,此次《爭鋒相辯》的宣傳也把鄭麗媛飾演的盧昔意塑造成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女魔頭律師,但事實上身在藏污納垢的大型律師事務所,她只是不違背良心的用盡方法,在艱困的環境下為善良的人找出路。而且整體的案件設計精巧、環環相扣,並不讓人覺得盧昔意的行為誇大,而左時白又很恰如其分的作為一個懸崖勒馬的角色,讓盧昔意在權力與良知間擺盪時,還能保有人性,在這一部以對抗政府財閥相互勾結的權力為主題的故事中,扮演著十分重要的角色。

圖片來源:Disney+

從律政劇的角度來看,這部劇就是平平無奇的找真兇遊戲,格式甚至過於工整、毫無新意,但從轉型正義來說,這部的切角奇特,角色間的相互映照、層層堆疊的劇情引人入勝,也淡化許多重述威權歷史時無法避免的煽情,盧昔意這個角色處理得很有深度,鄭麗媛也演得毫不誇大、真摯動人,其中一場盧昔意聽左時白坦白過往的戲,只是坐在木頭椅子上就難過得淚流不止,可以感覺到滿滿的從螢幕上透過來的抱歉跟心疼,讓人同理卻毫不煽情。

如果對漢娜・鄂蘭的理論有興趣,非常推薦觀看漢娜・鄂蘭的傳記電影《漢娜鄂蘭:真理無懼》

討論極權統治的理論中有一個為人所知的代表是漢娜・鄂蘭的「平庸的邪惡」,漢娜・鄂蘭是猶太裔德國哲學家,本來以爲猶太人發聲為由,到法庭現場紀錄希特勒民族大屠殺命令執行者的審判,審判後卻一改自己本來的想法,以「平庸的邪惡」(the banality of evil)的觀點,重新詮釋這些貫徹希特勒思想的執行者背後的思考路徑,並且提出了「我們都可能成為這種人」的說法,在當時大受抨擊,「平庸的邪惡」對筆者而言是很難一語道盡的概念,《爭鋒相辯》裡的盧昔意正巧就是「平庸的邪惡」。

誰是平庸的邪惡?

圖片來源:Disney+

盧昔意當然不平庸,她聰明伶俐,就算在大型律師事務所幫有錢人打官司,甚至厲害到讓貧困的對手也能解套。她是非常懂得見風轉舵的人,該道歉、該下跪,該做的戲都會做足,努力也絕對不是常人比得上,身段柔軟、有明確的目標,除了身家背景不優外,幾乎沒有不成功的原因。但這麼努力、聰明又聽話、甚至沒做什麼壞事的盧昔意,到故事後段才發現,自己只是忠於工作這件事也會成為幫兇(大屠殺的執行官從頭到尾都覺得自己只是「依法行政」),從政府官員、財閥到遊手好閒的富二代,龐大的犯罪結構讓她無法分辨誰是誰非,甚至所有的「努力」只是要證明自己是好用的棋子,不是擋路的蟲子,她從頭到尾都不擁有權力,也沒有決定作惡,但這就是「無知/平庸之惡」。

圖片來源:Disney+

與盧昔意相映照的是在餃子店工作的達才,從一開始失憶令人同情,到後來一度成為正義的執行者,但什麼是正義?正義是依掌權者而定,私刑正義是正義嗎?只要暴力就不是正義。達才的設定是真正的平庸,甚至你想不到他會去作惡,但從某個角度來說,他不管是生病前、生病後,都只是他人意志的執行者,執行者受盡噩夢侵擾、後遺症是酒精中毒,但掌權者靠著扭曲的精神勝利法,一步步爬上高位。

圖片來源:Disney+

張基道在記者會上潸然淚下父親的過往後,背過頭來沾沾自喜於群眾對這些無關於己的道歉照單全收,真令人毛骨悚然。《爭鋒相辯》固然是一部中規中矩的律政劇,但從 1980 年代警政勾結,以酷刑逼供嫌疑人的遺緒,延伸到權力的膨漲讓國家犯罪成為更精巧的事情,整體鋪排及角色塑造都令人驚艷。

Recommend for you

延伸閱讀

Further Reading

Latest News

今日最新

Latest News
search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