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Loading ...

OHSOWOW OHSOWOW

【有雷心得】血腥版《詐欺遊戲》?Netflix韓劇《魷魚遊戲》李政宰×朴海秀:以命相抵的脫貧殊死戰!

【有雷心得】血腥版《詐欺遊戲》?Netflix韓劇《魷魚遊戲》李政宰×朴海秀:以命相抵的脫貧殊死戰!

WOW 編劃重點

由Netflix斥資打造的原創影集找來影帝李政宰、實力派演員朴海秀雙主演、孔劉客串演出,格局之大輔上架隨即衝上Netflix排行榜!

Netflix的選題總是不令人失望,加上財大氣粗,又肯放手給編導們任意揮灑,這幾年在亞洲市場(除了中國以外)漸漸也有了一定的話語權。而且,只要是他們的訂製劇,每次上架都是一次性放出,對某些沒有耐性追更新的觀眾來說,簡直是一大福音;不過反過來對那些每天追劇時間有限的人,這種釋出方式久很煎熬了。

《魷魚遊戲》從發布製作消息起,就很令人期待,第一是李政宰+朴海秀、雙男主的驚艷卡司,第二是融合《詐欺遊戲》和《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的大逃殺故事,第三就是《熔爐》和《南漢山城》的導演黃東赫。果然一上架,豆瓣評分就直衝8.0分(兩萬八千人評分),IMDb是更高的8.4分(三萬四千人評分),爛番茄雖然還有沒專業意見給出新鮮度,不過觀眾滿意度已經有88%。先送上預告片。

《魷魚遊戲》正式預告

※以下內容涉及劇透,請謹慎瀏覽

《魷魚遊戲》的世界觀是一個封閉性的賭命遊戲,最終贏者──通過六輪關卡仍然存活的那惟獨一人,四百五十六億韓圜全拿。看上去總有著《大逃殺》、《饑餓遊戲》、《詐欺遊戲》、《賭博默示錄》、《輪到你了》、《要聽神明的話》……這些經典名作各取了那麼一點影子;反正就是四百五十六個在現實世界已經失去希望的人生魯蛇,在一關關的遊戲中以命相搏,遊戲背後則有一個神祕的管理局,以造物主一般的角度俯視全局,彷彿一切都是無聊的消遣。

遊戲簡單粗暴,衝突回歸人性

和需要燒腦鬥智的《今際之國的闖關者》、《詐欺遊戲》相比,本劇中的遊戲關卡相對簡單、甚至有點粗暴,全部都是大家童年時期經歷過的遊戲:無窮花開了(一二三木頭人、拚彈珠、拔河……一直到第六輪的魷魚遊戲,基本是看運氣、體能、和專注力。對觀眾來說,那個需要燒腦的門檻就沒了,一看到老弱婦孺登場,大概就知道這些人注定要淘汰(當然也偶有例外)。Netflix的優勢在這裡也盡露無遺,血漿無限供應、馬賽克絕不出來搗亂,反正年齡限制已經標在那裡了。

相對於觀眾的麻煩少了,劇中角色的辛苦就變多了,一方面要呈現被逼到絕路無處可退的窘迫心理,二方面還要在生死關卡中尋找出路,否則下一秒的就是屍橫當場。黃導顯然是捨棄了設計那些精妙的心理關卡,選擇在這些老掉牙的遊戲上變出新玩法;增加刺激感的同時,把觀眾的懸念從「如何過關」轉移到「誰能邁進下一關」。至於淘汰人毫不手軟的神祕主辦方,雖然看似殘忍殺人如麻,不過仔細想想,他們卻又是絕對的公平,講好的規則就不會半途變卦,除此之外不會介入偏頗任何一位參賽者,甚至連去留都由參賽的眾人自行決定。

角色設定極端,爭取觀眾認同

不論是哪種題材的韓劇,不變的共同點就是把「人性弱點」和「社會議題」綁進劇情裡。李政宰飾演的「成奇勳」,就被設定成一個幾乎一無是處的底層人物,失業、失婚、投資失利、沉迷賭博又負債上億……一個普通中年能淪落到多慘,全都在他一個人身上印證。所以,當孔劉客串的那個遊戲招募員賞了他幾巴掌之後,他就決定參加這場賭命遊戲。

但是做為對照組,朴海秀飾演的「曹尚佑」也淪落到參加遊戲,就頗令人意外,畢竟他從小就是所有家長異口同聲稱讚的對象,希望自家小孩向他看齊的那個優等生,品學兼優一路順遂,名校畢業又在大企業上班,這樣前途光明的人生,卻因為他一念之差選錯了投資標的,類似多年前「霸菱銀行倒閉事件」裡的尼克李森(Nick Leeson),永遠跑在眾人前面的他,就連欠債數字都比奇勳多出好幾倍。

其他像是身患絕症的流浪漢「吳老人」,靠扒竊維生的脫北少女「姜曉」,虛有其表的問題女孩「韓美女」,遭雇主欺壓的非法外勞「阿里阿卜杜勒」,賭輸組織資金的黑幫分子「張德秀」,以臥底身分前入遊戲尋找兄長下落的刑警「黃俊昊」……每個際遇不同的角色殊途同歸,齊聚在《魷魚遊戲》當中。其實看戲中途,一度很擔心黃導會走上「全員黒化」這條路,好襯托主角齊勳的白蓮花形象,不過還好,襯底黑化的僅有尚佑一人,而他最後的選擇有意無意間成就了奇勳的勝利。

仔細想想,奇勳的人設似乎是融合了《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的「有栖良平」、以及《詐欺遊戲》的「神崎直」;而尚佑的存在,某種程度是擔當了「宇佐木柚葉」和「秋山深一」拯救主角的使命,只是他根本不是出自於利他的自我犧牲。尚佑有一段台詞令人印象深刻,大意是說:要成為魷魚遊戲的最後勝者,不一定非要像他自己這麼心狠手辣,在處心積慮設計他人之外,更多是因靠強運。回顧全劇,的確有些關鍵決擇,在必須犧牲他人的時候,都有人正巧先一步幫奇勳做了,鮮血染在別人的手上,身為最終勝者的奇勳,反而不用擔當那麼多罪疚感。

大銀幕的視覺格局,小螢幕的適當節奏

黃導不愧是有過大場面的《南漢山城》、以及細膩劇情的《熔爐》兩部賣座電影的經驗,加上還寫過奇幻劇《奇怪的她》劇本。講起來其實產量並不高,但這幾部電影的口碑都不錯,對空間感的掌握也比一般電視劇導演強上許多,僅管是血腥殘酷的劇情,整體的視聽體驗卻不會讓人感覺不適。

不過老實講,Netflix給的預算似乎多到讓黃導不知道怎麼花,有些場景的細緻豪華程度,不免讓人感覺有點過度奢侈。其實整個故事如果是規劃成一部一百五十分鐘左右的劇院電影,應該會讓劇情進展更張弛有度;不過既然已經規劃成影集了,九集的長度總是得安排足量的內容,雖然節奏上並沒有明顯的過度拖沓,但某些對話內容、緊張過關後的緩和轉場等等,嚴格講是都有可以剪緊的空間,若是能縮減到六集左右,相信會讓全劇更加精采。

從結局的兩段鋪陳來看,黃導似乎已經預留了第二季的空間,可能會讓再度挑戰遊戲的奇勳,與幕後管理人員正面對決(包含李秉憲飾演的前優勝者「黃仁昊」),落海失蹤的俊昊,應該會回來扮演輔助者的角色,幫助奇勳再次通關,也揭開這個橫跨多個地區的賭命遊戲背後的真正目的。

Recommend for you

延伸閱讀

Further Reading

Latest News

今日最新

Latest News
search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