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Loading ...

OHSOWOW OHSOWOW

【專題】當《楚門的世界》成了《飢餓遊戲》血戰?解析《魷魚遊戲》中的色彩/空間/圖騰等隱喻意涵

【專題】當《楚門的世界》成了《飢餓遊戲》血戰?解析《魷魚遊戲》中的色彩/空間/圖騰等隱喻意涵

WOW 編劃重點

霸榜近一週的《魷魚遊戲》,大家就算還沒看、大概也被評論和感想轟炸得差不多了吧?今天就讓我們來談談劇中那些細節與第二季劇情走向!

說到《魷魚遊戲》,大家就算還沒看、大概也被評論和感想轟炸得差不多了吧?就連「456億韓圜折合多少?」,也一度成為好幾個國家地區的熱搜關鍵字。今天想從劇中的色彩學、空間設計、圖騰符號等等,各種視覺上可能隱含的寓意,綜合性的來討論這個故事所建立的世界觀。關於劇情評論及個人心得,請參閱「【有雷心得】血腥版《詐欺遊戲》?NETFLIX韓劇《魷魚遊戲》李政宰×朴海秀:以命相抵的脫貧殊死戰!」。


※以下內容涉及劇透,請謹慎瀏覽

和其他大逃殺類型(或反烏托邦題材)相比,《魷魚遊戲》中的六個關卡設計顯得非常小兒科,也真的都是小孩子在玩的遊戲:無窮花開了(一二三木頭人)、撕椪糖餅、團體拔河、彈珠遊戲,以及從跳格子變形的最後兩關玻璃棧橋(踩地雷)和魷魚遊戲。有些人譏笑韓國主創想不出新花招,隨便用一些小兒科的遊戲唬弄觀眾;但換個角度想:就是因為本來都是你我熟知的童趣玩法,一夕成為恐怖的殺人關卡時,在心理上造成的巨大反差也越強烈。

同樣的反差張力也可以從視覺上證實,第一關那個巨大的娃娃,不僅襯托出參賽著的渺小,也象徵管理局絕對性的威權和力量,剛開局就完全震懾住所有參賽者。每次出發前往遊戲區必經的通道,入眼盡是降低明度的粉紅、鵝黃、淺藍色戲,宛如放大版電玩迷宮的 8bit 鋸齒邊牆面,講好聽是以色彩學中的溫暖色能緩和參賽者的情緒;但對照每一關結束後,倖存者滿身血漬返回的場面,再度形成一種反差,反覆提醒參賽者(以及觀眾):

「你們參加的不是遊戲,是生存戰」

(巨大人偶產生的心理壓力,和管理局人員手上的槍一樣,都是在樹立絕對權威。)
巨大人偶產生的心理壓力,和管理局人員手上的槍一樣,都是在樹立絕對權威。

前兩局關卡在戶外進行,卻以高聳的景片圍牆隔離外界,只留下頭頂的天空,就連雲朵和太陽也是假得很刻意,居高臨下俯視著參賽者們的只有冷冰冰的槍管──導演黃東赫大量運用從天頂俯瞰的鏡頭視角,一方面強調代表管理局絕對主宰權威的槍管;另一方面,這種有如上帝視角的俯視化面,總給人一種《楚門的世界》的既視感,也加深了整個遊戲雖然荒誕,卻也像真實人生一樣無從逃脫的宿命觀,彷彿一切早已注定。

總是懸吊在眾人上方的巨型存錢筒,取代了本該是太陽所在的位置,不斷提醒眾人目前累積的獎金(現鈔)數目,當玩家們抬頭仰望它,它就取代了陽光,成為倖存者繼續活下去的動力,同樣以散發金色的光芒來眩惑人心。這個設計也存在著反差,畢竟誰想過家裡的存錢筒,可以巨大化到如此地步,居然裝得下456億韓圜?人性的貪婪也隨之巨大化,讓人無懼生死也要拿到頭頂的賭金。

 (高掛在玩家們頭頂上的巨型存錢筒,取代陽光成為所有人生存的動力。)
高掛在玩家們頭頂上的巨型存錢筒,取代陽光成為所有人生存的動力。

進入第六關的前夜,為最後三位倖存者擺設豐盛晚餐的餐桌,不但充滿著儀式感,也諭示著最後一個關卡:三角形的長桌,圓形的舞台、以黑白方格組成如同西洋棋盤的地板……即便是應該放鬆的用餐時間,管理局(其實就是導演組)依舊沒打算讓倖存者(和觀眾)回到現實,就連牆面上都還陳設著前五道關卡的圖示。從遊戲本身的血腥殘酷,到遊戲世界內的場景、道具、陳設、色彩……放眼所及都在提醒我們

這裡是個充滿符號與圖騰的非人世界。


而然全劇中被符號化不僅是無生命的場景道具,所有角色也同樣被符號取代。參賽的玩家當然不用說,抹去了與現實世界的相關連、代表自身人性的姓名,冠上三位數的數字代稱;穿著粉色工作服的管理局員工,同樣以不同的幾何圖形面罩,象徵他們各自的職責──圓形是勞力組,負責所有體力活,包含遺體的搬運、裝箱、和焚化;三角形是風紀組,持有輕武器,對任何違反規則的玩家格殺勿論;正方形是管理組,指揮勞力組和風紀組,並握有後台操作權限。

(殺人不眨眼的持槍風紀組,直接對玩家們產生心理壓迫。)
殺人不眨眼的持槍風紀組,直接對玩家們產生心理壓迫。

從參賽編號看,不起眼的老人家「吳一男」是 001 號,男主角成奇勳是 456 號;一個是開頭、一個是結尾,象徵老人家是開啟遊戲的人,奇勳則是終結遊戲的人。兩人間的一次小互動,可能預埋的第二季的伏筆:奇勳在開始打彈珠前,把自己的 456 號外套披在老人家身上,老人家卻把 001 號外套送給奇勳,告訴他:「穿上外套,別人才不會瞧不起你。」這個橋段可能暗示成勳在第二季中,將代替老人家成為開啟新遊戲的關鍵玩家。

在遊戲之外,觀賽的 VIP 們也同樣被符號化,各自戴上金色的動物假面,好像欣賞賽馬一樣高坐在在看台之上。獅子、老虎、鱷魚……幾乎都是猛獸,唯獨正中央那位是公鹿,而且鹿角特別巨大,象徵他有最高權威;而且象徵最高權威的 VIP 們,也在某套我們現在還未知的規則下,就算他們都不是韓國人,卻掌握著韓國玩家們的生死,鹿假面的服裝和台詞在在暗示他是中國人;那個唯一摘下面具、總是蠻橫對待管理局員工的傢伙,很明顯是個美國人;這背後對韓國地緣政治的意有所指,就不言可喻了。以這樣跨國財閥(甚至可能是政界高層)所組成的 VIP 資方,他們所聘僱的管理局成員,必定要通過他們的信用背景考核,所以若不是過去遊戲的優勝者(比方老人家 001 號和鐵假面),就必須是出身財經或政界的菁英分子;至於基層的勞力組和風紀組,應該就是靠高額薪資從社會上招募了。

(觀賽的 VIP 們,從配戴的假面、到服裝的樣式,其實都有影射外國是利的意涵。)
觀賽的 VIP 們,從配戴的假面、到服裝的樣式,其實都有影射外國是利的意涵。

臥底警察「黃俊昊」的存在,不但差點改變了遊戲結局,應該還暗藏著第二季新展開的可能。這個角色有別於其他玩家,智商情商全程在線不說,拳腳及槍法都在水準以上,重點是:他突破了連管理局本身都無法掙脫的規則。成勳、老人家、每一位參賽者,當然要遵守遊戲規則;管理局上自 VIP、下至現場人員,都必須依照構成遊戲世界的秩序和架構來行動,就連戴著鐵假面的營運負責人、後來證實是俊昊哥哥的仁昊也不例外。俊昊進入遊戲世界後不斷變換身分,最後還潛入 VIP 身邊,直到揭開鐵假面的真實身分為止。仁昊唯一一次打破規則,就是他對俊昊開的那一槍,以往總是毫不猶豫爆頭,這次卻打在肩上任其墜崖,看來除了念及兄弟情份手下留情以外,很可能在第二季會出現兄弟聯手、協助奇勳再度通關的戲碼。

綜觀《魷魚遊戲》的劇情,主訴求當然是揭露人性的黑暗面,看著玩家本著貪欲、賭性而參加管理局主辦的賭命遊戲,在觀看遊戲的 VIP 面前,上演著欺騙、暴亂、作弊、甚至自相殘殺等等醜惡戲碼。但是在此之外,或許黃導親自參與的劇本,還帶有更深的寓意──以最簡單的童年遊戲,重新建構一個濃縮過的小社會;因為就是這些簡單原始的規則,才烘托出人心的狡詐詭譎。人類文明自有信史可載以來,最多不超過一萬年,但是我們卻發展出了高度複雜的社會階級、疊床架屋的官僚制度、極端繁瑣的金融體系……而我們最自豪最倚賴的現代尖端科技,幾乎無一不是從彼此殘殺的軍事武器發展而來。文明下的規則看似公平,其時就跟管理局的管制手段一樣,從來都不公平。

(仁昊打在俊昊肩上這一槍,不但沒有打破兄弟羈絆,反而更證實了他對弟弟的疼愛。)
仁昊打在俊昊肩上這一槍,不但沒有打破兄弟羈絆,反而更證實了他對弟弟的疼愛。

我們都需要規則,依賴規則下的公平而活;但我們也都需要規則以外的救助,幫我們打破規則帶來的不公平競爭。《魷魚遊戲》在第一季中向觀眾揭載的這些隱喻,能否在第二季中有更高明的破解和反轉?就讓我們拭目以待。

Recommend for you

延伸閱讀

Further Reading

Latest News

今日最新

Latest News
search
10%